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打开“生命之门”  

2008-11-25 05:02:00|  分类: 教育之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析《故乡的榕树》教学

 美国作家莫利说:“开门和关门是严峻的生命流动的一部分”。我就想,这门自然也包括我们的教学之门。它的开与关也是我们严峻的生命流动之一。

那么,这严峻的生命流动在我们的教学中注意得如何呢?

现以《故乡的榕树》为例,略作一点分析。

《故乡的榕树》是高中语文必修2第一单元体验情感的散文之一。编者说,通过本单元的教学活动,“探讨情感问题,深入地认识情感、体验情感,进而更加尊重情感、珍惜情感,更好地表达自己丰富、独特的情感”。然而,实际的教学怎样呢?不久前,我校青年语文教师的教学基本功比赛,上《故乡的榕树》;随后的对外公开课,有老教师也上《故乡的榕树》。还有,我校去年的国家示范性高中验收评估, 我们演练的推荐课也有《故乡的榕树》。这课我于是听了十几节,总体的印象怎样呢?老实说:让人忧虑。有的课“死”,学生启而不发,老师面无表情,体验的情感唯有沉闷而导致的失望;有的课“活”,让学生喜欢这里,喜欢那里,但为什么喜欢?学生不会说了,教师不会“导”了,或者不屑于或懒得“导”了,一晃而过。整堂课热热闹闹,但下课铃一响,却是地板上转瞬消失的肥皂泡。还有的课呢?半“死”半“活”,学生活了一下:读一读,议一议,随后不了了之;教师鼓足精神,也活了一下:范读而声情并茂一下,讲个故事而渲染一下,但学生不为所动,终于偃旗息鼓。如此等等 ,让人喟然长叹。究其原因,在我看来,我们上这个课的老师,没有能真正打开教学的“生命之门”。

其一,没有打开作者的情感之门。首先,不论是年轻教师,还是老教师,都爱用余光中的《乡愁》等引入课文。让学生读了《乡愁》,背《乡愁》,而后问学生这表达了什么感情?学生答:痛苦悲伤的感情。这就让人一惊:糟糕!课很难正常进行了。因为同是思乡,感情却各有不同。黄河浪先生借《故乡的榕树》思乡,是感恩的,迷恋的,温馨的,根本没有痛苦和悲伤,这如何体会作者寄寓在此文中的思想情感呢?不用说,这情感之门是课一开始就关闭了。

接下来 ,教师引导学生整体感知课文,分析情感思路:从眼前香港的榕树写到回忆中的故乡的榕树,再回到眼前香港的榕树。在这里,老师有必要问问学生:是什么东西触发了作者从眼前想到故乡的榕树呢?或问:从眼前到过去,是如何过渡呢?学生一般能够答到哨音,也能注意到这个过渡段非常之美。但却没有一人愿意在这个细节上花点时间,讲讲哨音的作用,顺势读一读这个过渡段落。其结果,是作者的情感思路或结构思路之门关闭了,而这正是理清作家思想情感的关键点哪。

其二,没有打开学生的心灵之门。关于《故乡的榕树》,不论是纸质的教辅资料,还是网上的教辅资料,其教学设计的主题思想,都是“思乡”。我们的老师于是被流行的观点蒙住了,或被权威吓倒了,毫不犹豫地将这课的主题局限于思乡,恨不能把古今所有人关于思乡的诗文引进来启发学生。可学生就是没有感觉。为什么?十五六岁的高一学生,有几个人体验过思乡之情呢?他们都还生活在自己的乡土上。这就像他们没有离开自己的父母,又谈何对父母的思念呢?由此,这个主题思想,可以换一个角度,看成人对土地的感情。这种感情谁都会有。而如此一来,学生的感情也就可以激发起来了。我去年给国家示范性高中验收评估组专家所上的推门课《故乡的榕树》,之所以上出了互动的气氛,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得到了专家的赞赏,就是挖掘出这个人对土地感情的主题,并用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引入课文。

其三,没有打开教师自己的精神之门。我们常说,我们上课要有激情。但这个激情从哪里来呢?我想,这除了教师的职业修养,作为语文教师,更重要的来源还是课文。只有教师自己真正的喜欢上这篇课文,才会有真情感染学生。否则,教师自己也没有喜欢的东西,如何让学生喜欢呢?教师在讲台上没有感情,装腔作势,虚情假意,又如何营造出具有感染力的情境呢?可我们的部分老师却就是如此。上这一课的时候,有的无精打采,给学生的感觉是这文章老师都兴趣不大,恐怕也不过如此;有的虚张声势,这个不错,那个很好,可就是没有真正投入感情的分析引导或点评,这课又如何上得好呢?教师本身是一本生动的书,这本书没有打开,学生的心灵之门又如何能打开呢?

我们知道,语文教学是一门融入了丰富生命体验和情感的艺术。没有生命体验和情感,就没有这个艺术。我们常说,手中有书,心中有人。为什么要强调这人呢?就是关注人的生命体验和情感。新课程标准的三维目标之一 :“情感态度价值观”,无疑是基于这一点。

那么,我们的语文课为何会偏离了作者、学生和教者的生命体验与情感呢?从操作的层面上看,原因并不复杂:备课出了问题。

当前,我们的备课有两种:一种备课是备教参,即备“教师教学用书”或“名师新教案”等等。近些年来,“教参”越来越多,几乎应有尽有。这满足了我们一些教师取巧的要求:有的巧于从名师那里学一两手好用的招数,有的巧于给自己的课堂添一两分色彩,有的就是巧于用现成,直接仿照,思想懒得动了。这种备课,不可否认,也可巧妙快速地把握教学内容、教学目地、教学要点等等,但却无法巧妙地生发出教者真切灵动的感受和激情奔涌的思绪。正如毛主席所说:不吃梨子哪能知道梨子的滋味呢?但有另一种,却是无巧可取。他们主张备课备文本,认为“细读文本才是最好的备课”。这种备法的好处有两个:一、可再现情境。再现情境是读书的最高境界。这境界要求我们的教学不在于告诉学生知道什么,而在于引导学生感知、体悟什么。古人讲“情动而辞发,披文以入情”,就是基于这点。二、可迁移贯通。叶圣陶说:“语文教材无非是一个例子,凭借这个例子,能使学生举一反三练成阅读和作文的熟练技能”。我的态度当然是反对前一种,赞成后一种。但从根本上看,后一种也不令我完全满意。我觉得,备教参不如备文本,备文本不如备人或人的生命。有人对语文好课做过三个层次的概括:一层是人在课中,课在人中;二层是人如其课,课如其人;三层是人就是课,课就是人。这就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一堂好课,必须是课与人的高度统一,人与课的高度融合。统一或融合什么?作者寄寓到文本中的生命经验,师生共同参与学习吸收文本思想情感与艺术的生命体验。简言之,备课是打开各个生命之门的过程,而上课是多个生命统一或融合的过程。

回到莫利关于“门”的论述上来。莫利说:“开门和关门是人生中含义最深的动作。在一扇扇门内,隐藏着何等样的奥秘!”我就想:开门和关门也该是我们语文教学中含义最深的艺术。在每一扇生命的门内,隐藏着无限的奥秘!由此,同行们,让我们打开教学的“生命之门”吧!

 

                                                                                                                              2008.11.24.夜阑

 

                                        【原创】打开“生命之门” - 笔架飞湖 - 笔架飞湖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