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单车上的天堂  

2008-11-30 01:18:3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很少有人不知道腾格尔歌唱的《天堂》吧,“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多么雄浑、深情而激越……

还有《圣经》里的天堂,据说是一个真实而圣洁的地方,是使徒保罗所说的美丽的“第三层天”…..

现在,我要描绘一个我的单车上的天堂,有谁会相信呢?

 

昨天的傍晚,它像我的许多个傍晚一样,让我兴奋而难忘。

放学后,我一如既往地骑车回家。这南方的灰白低矮的天空,仿佛一到我的单车上就分外高远辽阔了。那淡青色的西天的地平线上,白色的云团燃烧起来,刹那间,我感到校门外由西向东的大道上,往来的车辆奔命似的急驰而来,急驰而去,扬起一阵灰雾,区分着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于是想,还用不着我奔往西天的落日吧,不管那落日如何辉煌灿烂。也许,那燃烧的大火曾烧毁过我的家园,我奔,也得奔往东边清静的平安呢。   

在这由西往东或由东往西的路上,我不急,骑着车慢行在回家的路上。我忽然想,我是向东、向海走呢,为什么要急呢?那西天干裂的大火即使烧光了一切,灰烬里也会飞出一只穿过夜空的绿鸟,诞生一个东方的美丽早晨,一轮光鲜喷薄的红日。我为什么要急呢?我只感到肚子有点儿饿了。我这1.75米的个儿,穿着打了米黄色翠花领带的深蓝色西服,笔笔挺挺的,又戴了一副金边的眼镜,却背着个游医常背的破旧的黑袋子,骑一辆仿佛跑了几十个年头的旧赛车,升高了车坐,骑成俯冲的比赛状,逃走在大街上,确实是一直有点儿让人古怪,今天却好了,没有人多看我一眼。我知道大家急着奔命赶路呢,路上只有我骑着车慢慢地走,像一匹疲惫而饥饿的狼,竖着贪婪的耳朵,旁若无人地走着,搜捕着周围的一切。当前面傍左出现个“xx古洞”的门楼时,我折进去,往北骑过一段平缓的坡,然后向东。我的天堂之路便开始了。

路的北边是山,万古不变的山,宁静的山;路的南边是城,日新月异的城,喧闹的城。这城和山结合着,且亲密着,看不到水,忽然让我感到了一些荒诞的浪漫。

山顶上裸露着灰白的山石,秃子或癞头一般,不是太老太丑了么,可却有如此摩登年轻的城市簇拥着,甚至是迷恋而拥抱着。这到底是城出了问题,还是山出了问题呢?正当我迷惑的时候,我要骑过一段“天堂”的世界了:别墅,别墅,还是别致而高贵的别墅啊。它们沿着高高的山脚,蜿蜒在灰蒙蒙的绿树浓荫之中。我忽然想,莫不是树也趋炎附势,从山顶上跑下来讨好权贵富豪们,并围着他们献媚了么?我又往路的另一边看,松林,松林,一大片茂密而灰蒙的松林啊,到底是来自山上,还是来自城中?是要抵挡还是要迎接这城市的新潮?它们在微风中摇摆私语着,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只知道他们面无表情地皱着干渴的眉头。

落日的光辉忽然平铺到这段奇异的路上,我忍不住停住车多望了几眼。忽然,我感到这绿树掩映中的红瓦蓝窗、亭台楼阁,笼罩在金灰色的薄雾里,离我是多么遥远,确实是少有的人间“天堂”啊……只可惜都落在一座癞头又灰蒙的老山怀抱里,难免差了些美气,多了些灰气(晦气)呢,于是我决绝地掉头东去。

落日如一面巨大的镜子,照彻着这个世界。我看见镜子里的灰灰的山,镜子里的灰灰的城,镜子里的干渴的天地万物,此刻,已有了些莫名的忧伤。我想安抚他们,但只有干裂的凝视。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只有解脱的轻松。我在心里反复念叨着:我是向东,向大海的日出呢,虽然这个日出还要经过一个长长的黑夜。其实,只要走向大海的日出,即使经过黑夜,也十分美好。我要寻找我的天堂呢…….

太阳落下去了,我看到路边绿云似的树开始分为两行,由西而东,默默地守护着路边一条不易看见的xx河。河在街面之下的水泥石壁中汩汩地流淌着,整个世界似乎一下清爽、静谧了许多。一刹那,我发现了我的天堂:这山,这河,不就是隐藏在喧闹中的历史与智慧么?它们唤醒了我干渴的热情和遐想。此刻,我像一个流浪在河边或海边的老人,只有一种释放的感觉,一种无碍的融入,一种五脏六腑被洗浴过的舒适。我面对的仿佛并不是河与山,而是海与岸,海的博大与岸的坚稳。我像岸下浅水里的一条鱼,自由自在地向东游去。我感到一路汪汪一碧,仿佛有许多个钓杆伸向我。我闻见一阵又一阵特别的花香与饭菜的浓香混合着,酝酿在时近时远的涛声里。晚风徐来,或悠扬或飘渺着歌声,融入山的寂静、水的流淌里,而山的寂静和水的流淌反过来渗透进街市的喧闹中,喧闹于是清静柔和了许多。我听见酒店的窗口飘出开怀的谈笑,听见街头的小贩如歌的吆喝,树阴下低声而甜蜜的话语……我的魂灵仿佛驾着一团又一团透明湿润的光晕,仙人一样飘飞了。飞向远空,我忽然想:那墨黑的夜天不见银河,莫不是悄然汇入了身边的河中?那满天的繁星,只剩稀疏的几颗,莫不是点缀了这不夜的街市?哦哦,这街上高低错落、鳞次栉比的一片片高楼,莫不是停泊在海港里的巨大的船只?

当凉爽的晚风阵阵轻拂的时候,我仿佛是一个驾着天空而播撒光亮的神。我走到哪里,光亮便追到哪里。而当万千街灯亮起来的时候,我又似乎化做了千万个夜的精灵,将墨绿树阴之中的街灯、房灯、各种各样的路灯洗浴得梦幻迷离或光辉灿烂。在山的港湾里,繁灯万点的街市已是迷蒙的海市蜃楼了。那海的碧波则是天地间的夜,街灯是夜中开出的千万个花朵。当人声车声等等喧闹之声不绝于耳的时候,我看见山与城构成一架巨大的琴,被夜的巨手弹奏出一阵阵如水流畅的美妙乐声,而我是琴弦上一个湿透的音符。

 

我骑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妻已吃过晚饭被朋友约去很久了。我一人静立在阳台上,回望夜空下骑车的一路,又似乎看见山与城构成一座巨大而奇异的戏台。那里有人家灰蒙的古怪天堂,也有我单车骑出的亮丽天堂呢。于是我想,天堂是什么?它是我们行走的过程,发现美好的过程,且就在这大街小巷的红帘黑窗、人来车往的过程中,正上演着多少奇妙的人生故事啊…..

而我,也是这故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

                                                                                                                  2008.11.30夜阑

 

                                     【原创】单车上的天堂 - 笔架飞湖 - 笔架飞湖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