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夏夜,一个青年的精神历程  

2008-02-11 19:05:09|  分类: 封尘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闷。

        只有一盏微弱灰白的小台灯伴我。

        一次又一次敞开燥热的胸。胸口终于有了一些舒适,心跳开始渐渐地均匀。

        我很纯,我是一个单纯青年。

        小屋很空。只有一堆书。

        只有一堆书伴我苦旅青春。

        屋外,雷电刚过,雨点就密密匝匝地敲打着。隔着屋,隔着屋檐,我看到那急切的情势。

        雨啊,一阵又一阵下着。这远天的雨,是纯洁而奔放的,我的心正与它感应。

        可我不敢走出屋。

        我不属于屋外的世界。

 

        夜,真像一个青年。它满腹的风雨雷电,尽在睡梦之中。我却一梦就醒,再也入睡不了。

        我知道夜对于我意味着什么。我不想,尽量地不去想。

        我尽量地敞开自己的心。敞开汗湿的衣。

        我不敢睡去。我属于夜,我已经二十多岁,我二十多岁的人生大半在深夜里才觉温馨。我是,我是个不满阳光的青年。我忧虑在白天。

        夜是我梦想的诞生地。

        夜如父亲。

 

        其实,我已经到了做父亲的年龄——在我这个年龄啊,父亲生下了我,而我却做不了父亲。

        其实,我梦中早绘出父亲的蓝图,只要有人采用,就可以成宏伟建筑,而我却得不到爱情。

        我是一只火鸟,怀着一腔热血,寻找爱人的眼睛。我用一些书做翅。

 

        一个人独坐

        真闷。

        多少次,多少次,我在疲惫中入睡,乌云缠身,而翻身一跃,直上云端,感受到无限苍茫的天际,有远远而来的星月抚慰。

        多少次,多少次,我被鸡啼声唤醒,满怀希翼,而开窗远眺,风起云涌,月隐星稀。我好急,真的好急。

        然而,在此久违父亲的他乡,谁给我信心?

        友人?

        我记起许多难忘的情景——赤膊、短裙、笛子,还有星。

        多么想,这时候,友人推门而来。洞开所有的窗,在轻拂着凉凉的夜风里,与我散一散心。

        那知音——屋后的小溪对我不倦地唱歌。我的歌并不比它少啊!友人都这么说,他们称我为大河。

        友人如来,我真是歌唱的大河。

        此时,是深夜,忽然有一声鸡啼远远传来,标示着现在将近黎明。夜已经是一片无边的海了,友人不能涉水而来。

        心绪如一根青藤,在小屋里悄悄延伸,连着青藤的一些梦,也不断地变得丰盈。

        我合上了书,终于想走进屋外的夜。屋门刚打开一条缝,一阵细密的雨点倏忽飘了进来,打湿我的手脸,慢慢地渗入我的全身心。

        我想起明天,雨洗山青,阳光明媚,于是心静。

        如此夏夜啊,我已经

        不闷。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