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师德是一种深度  

2008-02-13 12:54:54|  分类: 教育之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师德是一种深度 - 笔架飞湖 - 笔架飞湖

  

有人说,师德是一种高度。有崇高师德的名师,有的像一棵大树,可以改善一方教育的气候和环境;有的像一座高山,可以让学生登高而望远;有的像夜空的星月,可以让迷路的灵魂不再彷徨。这当然充满诗意,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认为,师德若与大树有关,“树大招风”并非师之所愿,它只是大树下的深根和沃土;若与高山有关,“高处不胜寒”也非师之所欲,它只是高山之泉,滋养山的灵秀,最终归入大海;若与星月有关,它不想成为人们视觉中那最大最亮的一颗,尽管它可能最大最亮,却只在天宇深处孕育宇宙的魅力。为什么?教师的天职,是教书而育人。人,我们的孩子和未来,才是大树、高山和闪亮的星。因此,师德不单是一种高度,更是一种深度。这深度与高度的关系,正如母与子的关系。高度是通过“子”才体现出来,而深度则是“母”自身灵魂的呈现。作为教师,你要有“子”生长的高度,必先有“母”哺育的深度。总之,在中华文化的沃土上,师德不是悬在高空而使人眼红的东西,它是深藏于谦逊情怀中的爱心与责任,它是融会于博大胸襟中的良知与人格。人格之美,乃深度之深。

举几个例子说说吧。

原山东省青岛二中的语文教师王泽钊,大概有不少老师听说过了,他应是这种深度的体现者之一。

他凭着做一名教师所应具有的责任和良知,为实现教学质量的提高和学生良好的发展,追求教学的自由与创新。在数年如一日的“自由”与“创新”之中,他创造出“红杏出墙”、甚至“天马行空”的“王氏教法”。只用两三周时间教完一册语文课本,然后就教他自己选编的名篇佳作了。在他的课堂上,学生可以随时发问、插话、甚至反驳,或者静静地思考。他可以经常丢开课本,背诵名著,滔滔不绝,将课文演绎得深入浅出,并在课文拓展的空间里让学生走近莫言、余华、马尔克斯、卡尔维偌等文学大师。他实现了课堂上许多人难以实现的真正的“自主、合作与探究”,广受学生欢迎,并使所教班级的语文成绩经常名列全市前茅,不可思议地打通了“应试”与“素质”的“壁垒”。而一般人就肯因此承认他是个优秀教师吗?没有。在他创造这一切的过程中,这一切都遭到了多方强烈的反对:校长主任们说,他使学校的管理非常被动;家长们说,他如此教书耽误孩子考上大学;就连同科老师们也说,他是在误人子弟呀。他从没有被评为任何层次的先进或优秀,学校竞争上岗的时候,他差点下岗,只能含泪去民办学校的一角继续他所追求的事业。他的深度——崇高的师德,就体现在这里:为了教育的理想,他将名利得失统统置之度外,只坚守他的爱心和责任,只坚信他的人格与良知。

上海交大57岁时病逝在教学岗位上的讲师晏才宏,也可以算得上这种深度的又一体现者了。

晏老师生前默默无闻:不是高知,没有学术成果,更没有让人垂涎的荣誉光环。但他是不是得不到这一切呢?同样是大学教师的祝俊初在《学术良心底线与做讲师的自由》一文中指出:科研、学术,要摆弄出看得见的成果,如今对谁都不难了。只要你肯掏钱,联络“感情”、交笔“版面费”等等,科研、学术甚至是教授之梦,都不过是“火到猪头烂”的事情。可晏老师不,不肯去抓唾手可得的利益,只愿坚守他的学术良心底线和作讲师的自由,到死还做着讲师。他死后,大家从他学生泪流满面的伤痛中,惊讶地发现:他是如此深受学生的爱戴。他的默默无闻,不仅没有降低他在学生心中的位置,反而使他升得很高很高。有些人因此要替他“兴师问罪”,祝俊初说,这背离了他生前的淡薄选择。他甘于淡薄,不慕名利,默默耕耘,服务学生,正是他的深度——崇高师德的体现。在他的心中,学生的需要就是他的追求,学生的满意就是他的价值。他一心专于上课,总是努力把每堂课上得精彩,并用自己一笔可购“学术成果”的积蓄为学生购置了一间“答疑房”,直到临死仍在尽力为学生答疑。

也许有人要说,这都可以看作个案,不一定代表师德就是什么。那么,我再举一个例子。

我读过凌志军所著的《成长》一书。相信有不少教师也曾读过。在这本书中,作者将崇高的师德作为人才成长的关键因素,进行了极有说服力的阐述。

书中说,研究的焦点集中在30个人身上,他们是微软亚洲研究院170个研究员和工程师中最富有特色的一部分,被人们当做聪明、成功、快乐和富有的典型例证。这些人的成长与一般人有什么不同呢?有一点,作者强调指出:“从入学起,他们全都在关键时候遇到了优秀老师”。他们列举出来的优秀老师有50多位,其中有些是欧美人,全都拥有大师的头衔和大师的声誉。而占大部分的中国教师中,只有一位是‘特级教师’ ,其余全是无名之辈。他们深情地说,这些“无名之辈”教他们如何做人,如何学习;引导他们思考的方向,那里就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我就想,这些与欧美大师一样培养出最优秀人才的无名之辈,其“无名”与在学生心中的“有名”,是不是构成了一种“深度”——崇高的师德呢?答案是肯定的。他们中有的人永远在默默中奉献着,有的人已经在奉献中默默离世。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陶行知语),永远坚守在自己远离功名利禄的教育圣地上了。不论他们在他们自己的心中还是在学生心中,永远矗立的都只是一座无名英雄的丰碑或者墓碑。

当我们面对以上种种丰碑或者墓碑的时候,会想到什么呢?我想,至少会想到这样几点:

没有这种深度——无私无畏的品格,我们无法抵挡顽固保守势力的摧折;

没有这种深度——甘于淡泊的襟怀,我们无法经受功名利禄的引诱,保持自己人生之路的清洁;

没有这种深度——发自内心的爱与责任,我们便听不见教育的声音,学生的声音,无法挖出教育的病苦,想出治疗的方法;

没有这种深度——渗入骨血的良知和人格,我们更无法听见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坚守自己高远美好的理想。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想,这种种深度——崇高的师德,源于什么呢?我想,大约有如下三点:

首先,源于他们对我国古今文化精髓的吸收。

北京大学著名教授乐黛云说,“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支柱。我们的“情”受“礼”的压制,渗透于内心深处,不同于西方对其压制多为外在的形式。因而,这缘于“情”的中国师德,就不能不表现为一种深根沃土般的深度了。

诸葛亮在《戒子书》中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淡泊”与“宁静”,在我们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哪一位仁者志士不把它当作心灵的“定海神针”,这又怎能不影响中国教师呢?

《秋水》中记载,“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稍后,他表示要像乌龟那样,宁愿“曳尾巴于途中”,而不愿覆着巾饰珍藏于宗庙。对此,当代作家鲍鹏山在《庄子: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一文中感叹道:“这是由超凡绝俗的大智慧中生长出来的清洁的精神,又由这种清洁的精神滋养出拒绝诱惑的惊人内力。”这种“内力”达到的境界,除了深居天宇不露的星,大概没什么好比了。优秀的教师又怎么会不追求呢?

作家老橘说:“应当相信,在‘模范’之外吃苦耐劳而并不风光地默默奉献的方为国家的脊梁”。我想,有这种深度——崇高师德的教师,应该是这种脊梁。这种脊梁的硬度,应该得益于我们优秀文化的滋养。

第二,源于他们对我们教育现实生态的忧患。

远的不说,就说当前吧。教育上的保守、功利与浮夸之风,几乎无时不在阻碍我们教育的改革、创新与发展,无处不在蚕食我们对工作的热情、信念与理想,无法不让我们的孩子饱受听话、考试与多种竞赛竞争的折磨。王泽钊和晏才宏们遭遇上了,凌志军所调查研究的“无名之辈”经受过了。我们又何尝没有遭遇上或经受过呢?但他们与我们不同:他们更有忧患意识,更善于思考和勤于付出。比如说吧,不知缘于何时的‘教而优则仕’大行其道,正如《决不跪着教书》的作者吴非所说:“我们不缺想做官的教师,但缺少有思想的教师”。有些教师只要沾上一点点优秀、先进或名气的边,就想着忙着、或应付着做官之道和生财之道了。但他们不是。他们,只有他们,永远在优秀、先进或名气之外,做着永远的“无名之辈”、默默奉献之事,才拥有“人无所求品自高”的心境,才达到“无欲则刚”而争取到教育自由权利以创新,才有时间、情感和思想智慧融入到学生中去“生根开花”,才创造出真正能教书而育人的生态环境。

第三,源于他们对自己内心真实声音的聆听。

他们知道,他们从事着塑造灵魂、培养人才的事业,首先应以灵魂的高洁无私为人师表,不能以功名之心示人。他们尤其懂得,育人的事业,是以引导孩子深爱泥土的事业,追寻大河、憧憬远天的事业。这事业,不论是让小苗长成大树、让群山绿绿葱葱,还是让百川奔流入海、让星河激荡心灵,都离不开泥土,源于泥土的水;离不开比大地更辽阔的海洋,比海洋更辽阔的天空,比天空更辽阔的心灵世界。他们拥有这样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他们听见灵魂的声音:你追求英雄的无名吧,这样可以免去许多身外之累,灵魂更为高洁,思想更为纯粹,行为更为自由,与学生更为平等,因而更可堪为师表,施以精神的熏陶;反过来,你有无名英雄的追求呢,则可以免去无为的心态,自贱的行为,短视的目光,为自己增多一份精神的动力,生命的分量,社会的责任,人生的使命,让自己静悄悄深入英雄的魂灵吸收营养;让自己默默然站在英雄的肩膀上,看得更远。

总之,什么是深度啊?这就是深度;源于文化精髓、现实忧患和内心真实的崇高师德。我们拥有这种师德的路还有很多,这只是其中不可忽略的几条。在每一条路上,开始宽阔的,往往会越走越狭窄;开始狭窄的,往往会越走越宽广。但愿我们的师德之路从狭窄处开始,走向更远更广阔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