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希望,从零开始  

2008-03-06 01:27:21|  分类: 教育之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好!受李校长热情邀请,今天有机会在这里与各位老领导、老朋友见面,我感到十分荣幸,却也感到九分惶恐。

       像我这样的一个普通教师,既非领导和专家,也没有为学校做出值得一提的贡献,竟也可以登上如此隆重的讲台,其心情无异于没出息的女儿回到娘家有愧于爹娘的厚待了。我感谢李校长,感谢大家。我觉得,我的受邀不仅表明了一个有民主理念的校长对一个普通教师的价值肯定,更蕴涵了一个真正有思想的底层教育家对全体普通教师的关爱、尊重与激励。有这样的校长引路,大家不愁没有希望。即使起点再低,希望,也可以从零开始。

       在此,我不能不祝福大家:抓住机遇,迎接挑战,走个好运。

       在此,我不能不同大家也讲讲自己“希望,从零开始”的过去,现在,甚至将来,与大家共勉。

                                                                           

        大家有的知道,我曾喜欢在课堂上诵读余华的小说。余华在《十八岁出门远行》的开头就说,山路像是贴在海浪上,他像一条船。依我看,这是一种希望的境界。对我而言,路已是起伏的大山,我只是一个笨拙的跋涉者。从山脚或者山谷往上爬,自以为爬上了山头就大功告成,不料每一次站立山头,却发现自己还十分幼稚。前面还有更高的山峰,更深的山谷。人生究竟要爬多少个山峰,进入多少次深谷之后才能到达目的,也许谁也无法知道。能知道的,是有的人爬过一段山坡或一个山头之后就摇头或望而却步;有的人虽爬过了一个又一个高峰,下过了一次又一次深谷,却仍然跋涉不止,相信这爬越的过程就是精彩的人生。他们把一个又一个高峰和深谷抛在了身后,也把一颗软弱的心抛得十分坚硬。即使最终仍有大山挡路,却相信自己爬越过的大山已造成一片包容大山、超越大山的海了。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诗人海子昭示给我们的希望。

        希望的实现,免不了从高峰与低谷中穿过。人在低谷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又一座高山等待着你去爬。当你爬过且到达过的高峰已成为过去,就必须一切从零开始。

         老师们,追求希望,从零开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相信大家有的也不是第一次。

         远的不说,只说十一年前我从湖南调到这里吧。年仅三十出头的我,从县的中专学校校长、民办大学校长的岗位上离开,来这片大山里从班主任做起,是不是可以算爬上了一个小小山峰后又进入一个小小山谷呢?如果算,这是我最近一次为了希望而一切从零开始。

        现在,也就是十一年后的今天,我虽然没有再爬职位上的又一个小小山峰,但却爬上了另一个情感的高峰,思想的高峰。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与我最黄金的年华联系在一起,都注入了我最成熟的情感,最深切的期盼,一切都已化为我的血肉,我的灵魂,我的梦......现在,我离开了这里,一切都成为过去。虽然大诗人普希金说“过去的一切都会成为亲切的怀念”,但人不能生活在怀念里,必须面向未来。

       未来是什么?我的新单位有一幅横标写得好,是未来醒目的提示。它挂在高三级教学大楼的门楣上。内容为:“从零开始,立足现在;永不放弃,拥有未来”。我想,它既是对高三考生的激励,也是对每一个教师的鞭策,尤其对我这样的教师,更是一种警醒。对我而言,到一个新的单位,未来无疑是身处又一个深谷而必须走出,面对又一座高山而务必翻越。不论“走出”还是“翻越”,都是一种希望。希望不是等待的结果,而是从零开始的跋涉。

       我的跋涉又一次从深谷开始。这深谷到底有多深呢?

       一、两手空空。在我们这个有几千年官本位传统的国家,一个普通教师,过去是鱼肉,现在是刀子,已不再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运了。但刀子毕竟是刀子,钢材再好,刀刃再锋利,也难得有谁将你在张嫂家切菜的业绩作为你到李嫂家好用的证明。要证明,还需从零开始,重新给李嫂家好好切菜或切出好菜才行。因此,我这单位一换,就又回到二十多年前刚参加工作的起点上。虽然我满脸的皱纹已藏不住太多的风霜,疯长的胡须已像冬日的野草,但我仍然得拿出十二分勇气好好学习年轻人。

       二、面对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或者空地。在新的单位,我已一无所有。要有点什么,就得从零开始,耕耘工作的岗位,开垦人情的荒地,播撒心血的种子,培育事业的幼苗。不论这幼苗能否长成大树,都必须满怀信心,一天又一天地浇水、施肥、剪枝、除虫,细心呵护,盼它长大。因为这是一个人存有希望的基础,好好活着的力量。没有这个基础和力量,谁也难得走出人生的低谷而翻越生命的高山。要知道,毁掉一个人的,不是人祸或者天灾,而是找不到精神的家园。

       三、时光匆匆,步履太重。人生有限,像我,已过不惑之年,所剩时间不多。回头想想,这人生路上,虽一路风雨,日夜兼程,无数次跌倒后又爬起,但仍然两手空空,离山外之“海”仍然遥远。究其因,除了道路崎岖之外,还有一个严重但易被忽视的问题:背着包袱,速度太慢。因此,必须放下包袱,从零开始,轻装前进。过去的成与败、得与失、荣与辱等等已经过去,就让它永远过去。对一个尚存希望的人来说,把握现在,期待未来,才是力量的源泉。

        四、需要重新证明自己。一个已不年轻的普通教师,像我,面对新的单位,不拿什么来重新证明自己,便不能获得一份自信或者他人的信任,就像一件面对市场的艺术作品需要鉴定真伪一样。但一般而言,证明需要一个不短的过程。那用什么来证明呢?我感到,只有从心里说出“一切从零开始”,才是勇气、力量与决心的最好证明。这就像《项链》里的罗瓦赛尔太太令人感动一样,为了还清购买丢失项链所借的债务,她“一下子英勇地拿定了主意。这笔骇人听闻的债务是必须清偿的”。这种一下子勇于还清债务的决绝态度,让读者无不看到罗瓦赛尔太太身上的勇气、力量与决心。我想,我若没有这种勇气、力量与决心,就谈不上一切从零开始,或者就谈不上走出深谷并翻越面对的高山了。

        翻越高山,我面对的“险阻”不少。而必须克服的主要有哪些呢?

        第一、尽快适应。适应是衡量人能力的最好标尺。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告诫年轻人说:人生在世,不是社会适应你,而是你必须适应社会。否则,你无法生存和发展。像我,在新的单位,要适应的东西很多,但首先要适应自己新的角色。我的新角色是个普通教师。一个普通教师该想什么、该做什么,需要十分清楚。因为一个单位的管理或工作上的安排,你不在校长或主任的位置上,要了解和理解就十分有限,必须学会聆听。过去职位上有个“保唐僧西天取经”的特殊使命,虽戴着个紧箍咒没多少自由,却也自以为神圣。现在不当悟空而不神圣了,是个小猴。做小猴就要有“是猴而难免被人耍一下”的胸襟。想开点,耍又如何?悟空不也被唐僧念着咒语耍得满地打滚吗?何况被耍的小猴不是我一 个。

       同时,要适应新的工作要求,新的生活节奏,新的社会环境。比如请假,过去当校长或者主任的时候,只给某个领导打个招呼或打个电话就行了,现在不行啊。必须按照规定,哪怕是半天假,也要先写好请假报告,第一步找分线管班的每一个副级长,第二步才找正级长,第三步找主管这个年级的正副主任,第四步才找主管这个年级的副校长,并得到这每一步每一个领导的同意,不能有任何人的侧目或摇头,才是意志,才算请假成功。

       比如上班,我住在校外十里之外,为保证早晨班上清洁区的准时检查和早读的准时坐班,我必须在早晨六点四十分前赶到学校。每天六点一十分钟起床,二十分钟穿衣、洗刷、吃早餐;十分钟骑单车赶到十多里外的学校,风雨无阻。晚上十点钟结束晚读,十点半开始巡查宿舍,约十一点二十分钟结束,再用分速一里的速度骑单车争取十一点半钟回家;用十分钟洗澡、簌口,用半小时备课,半小时读书,一小时写点东西,保证凌晨两点前睡觉。这种扬鞭跃马的节奏虽不是我以前经历过的,但我必须适应。否则,我就只配做个黔驴技穷的小毛驴了。

       比如交流,我要听懂这里的学生、家长和不少同事的白话腔普通话、尤其是白话,十分不易。但我不能因此就减少或回避交流了。我要利用日记、周记、小作文、大作文等的批阅、欣赏,用笔弥补我与学生的沟通;要用手机短信或纸的长信,弥补我与家长的交流;要用尽可能多的微笑与倾听,弥补我与同事的互信。这种沟通、交流和互信既优化了我要适应的环境,更强化了我适应的能力。

       第二、经受考验。孟子说:“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个“心志”上的“苦”和“筋骨”上的“劳”,就是考验的两大方面。但在我看来,这还不算是最大考验。最大考验是老天不降“大任”于我,却仍然“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是否还要经受住考验呢?答案是肯定的:必须!我经受住考验后即使得不到“天降大任”,只得个“天降小任”,或得个不任但可以生存的权力,也当无憾。因为这世上实在有太多人因经不住考验而“穷途末路”了。

       我想,有人让我拉一辆满载东西的大车日行千里,我做到了,我当然就是骏马;我做不到,我无疑就是普通一马,甚至是驽马或毛驴了。 新时期的教育改革家魏书生老师曾说,一匹骏马拉了大车,大车可让它体现出生命的强大与价值;拉了小车,小车可让它享受到生命的悠闲与舒适,有什么不好呢?但这个社会偏偏有些自封的所谓良马,拉着大车时总叫苦不迭;而拉着小车又觉怀才不遇。这种人无疑是经不住考验的懦夫。我是瞧不起懦夫的,尽管我算不了英雄。我自认为我已经受住的考验有如下几点:

       1、已超负荷的工作量。虽然这个量看起来不算什么,一个重点班的班主任,两个重点班的语文课,高一四十个班的语文备课组长,一个国家级课题的课题组长。但班主任工作与教学工作的展开,却是面对学校扩招后设施设备不齐而管理被动的局面;语文备课组工作的展开,却是面对大量才参加工作的年轻面孔和没有高中任教经历的困惑眼神;尤其这每一项工作的展开,都得让学校迎接“国家级示范性高中复评验收”和“广东省教学水平评估验收”的两面明镜仔细照照。

       2、每天都有可能的公开课。教师的公开课有点儿相亲的味道。你没有充分的准备,便不可以接受对方的审视。否则,不但失掉一个求偶的机会,还会把糟糕的印象刻入对方的心里,造成以后难找对象的负面形象。但老天不由人,这次的新单位,还是让我尝到了差不多每天都有公开课上的滋味。听者中,除了反复多次来听的同科组老师,还有外科组老师;除了打过招呼的领导,还有突然推门的领导。开始,我当然吃尽了苦头。后来,我想,你相亲要获取人家的芳心,不是几次精心准备的见面就能凑效, 而是要敢跟人家天天相处而让人家满意才行。于是,我像善考的学生把平时的考试当成高考,高考变成了平时的考试一样,我也把平时的课当成公开课,公开课于是变成了平时的课。好口碑不断传出,虽苦也甜了。

      3、 责、权、利非常的语文备课组工作。一般而言,责、权、利成正比例关系。但并非都是如此。在我的新单位,备课组长只是一截冒烟的炭头。但炭头责任之重,就像许多人挨冻必须指望这冒烟的炭头冒出火来燃旺一堆巨木或湿柴一样。“利”只有一个:变成灰烬。于是,我准备成为灰烬了。因为我担任这个组长一职,学校正面临两个“评估验收”的高强压力。它要求备课组不仅要促进每个青年教师的迅速成长,引领所有教师的专业发展,促使学生的考试排名和教师获奖、发表的论文居于全市前列,而且还要确保本组教师在这次的两个“评估验收”中全部合格,不让专家的听课听出问题;并确保所需的优良课比例。真幸运, 这些后来居然都一一确保了,而我也并未化为灰烬。化为灰烬的只是脑子里关于权与利的不满或渴求。为什么?作为组长,虽然职微言轻,但我强化了自己的榜样作用,增加了工作的温馨提示。这反而成就了我,让我增加了自己的人格力量与服务精神。而这恰恰是战胜一切的有力武器。

       第三、低调做人。这是老生常谈了,许多人都懂,我就少说几句。对新的单位来说,我两手空空而来,不“低”不行啊;我无业绩证明,“高”了让人头昏;再说中华的优秀传统,早该清楚,“真人不露相”嘛;何况美国的海明威也说,冰山何以蔚为壮观?只因它八分之七藏于水下,八分之三露出水面。作为语文教师,也早该知道,“腹有诗书气自华”,何须高调而为呢?低调是“藏”,山有藏方有仙,水有藏方有龙,人生有藏,方有力量的积蓄与梦想。何况我本来没什么可藏。唯有希望,藏于零的开始。

        老师们,“零”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结束。结束已无需赘言,我的离开已说明了一切。至于开始,只有一种选择:要么等待绝望,要么创造希望。我对自己说:远离绝望吧,绝望无异于等待死亡。但希望呢?要有希望,我是必须从零开始,走出人生的低谷,翻越生命的高山。

       我相信,在坐的各位,都是满怀希望的。为了希望,有的正在从零开始,走出人生的低谷;有的已走出人生的低谷,翻越生命的高山。在此,我再次祝福大家抓住机遇,迎接挑战,走个好运,创造辉煌!   

       谢谢大家!谢谢李校长!

                                                             2007年10月受邀在连南民族高级中学全体教职工大会上的演讲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