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要搞点有自己特色的拿来主义  

2008-03-14 05:55:00|  分类: 教育之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中语文病象诊疗之一

 近年来,校园里不时冒出有点儿类似鲁迅先生在《拿来主义》中所描绘的“潺头”、“昏蛋”和“废物”,扛几面“闭关主义”和“投降主义”之类的老旗。这自然不是当年的一些坏蛋和混蛋,对于文化遗产和外来文化采取 一切“肯定”和“否定”的反动态度,而是笔者在另一文说过的——今天的某些为人师表者,要按自己的偏见、糊涂和鲁莽等等,对传统教育和新课程改革采取“都是狗屁”和“只管照做”的错误态度。

它反映在高中语文教学上,语文的工具性和人文性,学习的自主、合作和探究,新课程目标的三个维度等等,尽管已让人在高中语文的教学中运用得魅力四射,可他们仍然不屑一顾或张皇失措,似乎这日子越过越不知谁在“捣乱”。这种“捣乱”心态,传染到学生身上,也出现两种“捣乱”病象:一种学生觉得,这语文课上不上都是一样;一种学生感到,要提高语文的素养和能力,就切莫把语文课当真。具体点说,有一些语文课堂啊,你过几天看看:嗬,那课外最多话说的“喜鹊”,也变“沉默的羔羊”?你隔几堵墙听听:哇,这“沉默的羔羊”原也可以“狼奔豕突”?更为可悲的是,就像某些病毒遇着适宜的气候更易传播一样,这导致学生变为病羊、病狼和病猪的病毒,一遇上近些年国人漠视母语学习的气候,其传播似乎就无法控制了。他们摇摇头,确乎无可奈何——让“羔羊们”沉默着且病痛着,让“狼豕们”奔突着且迷茫着,似乎只能如此。可笔者记得鲁迅先生曾在《呐喊》中告诫:“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了他之所谓可有”。为此,笔者不能不在此重提拿来主义,以期我们担负了高中语文教育的同人,搞点有自己特色的拿来主义。

那么,如何搞好这个有自己特色的拿来主义呢?就笔者的思考和探索而言,有如下两手不妨一试:

一、先辨证地认清当前不同的“错误态度”在学生“病象”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再进行拿来主义式处理。

1、保守者。保守者有点儿别里科夫的嗜好。他们躲在传统教育的套子里,一瞥见新课程改革,就露出惊惶且恼恨的眼神,咕哝一句:“都是狗屁!”

在“狗屁”思想的作用下,语文的工具性和人文性,无非是过去的写作方法和思想教育罢了;学习方式的自主、合作与探究,也不过是在应付各种检查的公开课上搞几个花样或花招而已;新课程目标的三个维度不去管了,要管的就是学生“必须听课、完成作业和有本事考上大学”。至于语文课上的学生沉默,也没什么不好。按新课程标准,学生都不沉默,在老师问学生答的模式之中,又加进学生问老师答甚至学生问学生答,加进一波又一波的讨论,那老师如何控制,教学的任务如何完成,老师在答不出学生的问题时如何保持威信呢?是的,语文课上“狼奔豕突”的乱象——七嘴八舌、吵闹不休,不就是狗屁新课标惹出的祸么!是的,传统的教法——老师讲,学生听,老师拥有绝对的控制权,不是有助于老师顺利完成教学任务和确保老师的威信么!何乐而不为?每听到学生说苦,他们便认为学生是生在甜中不知其甜。若有人说他们守旧,他们便越是守旧认真,并自信那旧的也并非全是狗屁。

2、糊涂者。糊涂者有点儿阿Q的懵懂。他们不明白这课改有什么好或不好,也弄不懂老一套有什么坏和不坏,昏头昏脑地被人骂,昏头昏脑地跟人学,今天跟这个咕哝一句“都是狗屁!”明天学那个几招“只管照做!”仿佛这语文的世界是难免要常常摸不着门的。摸不着门就乐得做个《警察和赞美诗》中的流浪汉吧,乐意把寒夜的广场、广场上的长凳当作自足的暖床。只是身边还栓着一群同样也没摸到过门的羊,吃不到草,考不好试,让他们有些难过。但他们又听说,这人是在永远也进不去的萨特的《法律门前》,于是便坦然了,睡香了。只是一觉醒来,又听人说他们其实是在韩寒的《三重门》中,不知其意,略感茫然。

3、冒失者。冒失者很有点儿堂吉诃德的悲壮。他们恼恨保守者的顽固,担忧糊涂者的无知,常怀慷慨激昂的决心:要学呀!闯呀!不要怕失败呀!

面对冷冷的语文课堂,他们慌张地找来洋人的“语文个性化阅读”之火,望文生义地猛吹:“今天,我要把一个在当今世界最受欢迎的读书方法——‘语文个性化阅读’带给大家。这个方法,就是让你用自己最具个性的思想和情感阅读,最能与众不同地阅读。读了这一课,大家讨论吧,畅所欲言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只要敢说,就会展现出你的个性化阅读能力;只要敢说,就会有意外的收获”。殊不知,这语文个性化阅读并不如此。它指在一定的阶段之内,学生根据各自个性发展的需要,形成适合自身情况的阅读风格,养成富有个性的健康阅读习惯。结果,当然是有点儿“火中取栗”的后果。但他们并不气馁,接着又找,把正在西方流行又对我国课堂实践具有很高参考价值的“头脑风暴法”找来,看熟照搬。该“法”要求:禁止批评;鼓励畅所欲言;鼓励各种想法,多多益善;欢迎进行综合和提出改进意见。于是他们在课堂的讨论中有错不纠,不限时间,脱离文本,老师站在一边不导只赞,以为这很符合“要求”。没想到,要用好“头脑风暴法”的以上要求,恰恰需要摈弃他们所做的一切。他们又失败了。但他们是否泄气了呢?不!他们屡败屡战,还在像堂吉诃德先生与风车搏斗一样,要把当今世界层出不穷的新鲜理念和教法搬进课堂。

到此,我们稍加比较,就可以作出一个或肯定、或研究、或摈弃的结论了。这个结论简单:冒失者的冒失不可再要了,但屡败屡战的精神很值得赞赏;糊涂者的“有些难过”并不糊涂,不可全盘否定,该好好研究;至于保守者,能让人肯定的大概只有“旧的也并非全是狗屁”,其余多是糟粕。

二、换一个角度观察和思考,不能等到各种“错误态度”出现并造成后果之后,再去认识和作拿来主义式处理;而要用拿来主义吸收古今中外一切优秀的教育教学成果,先造就一支误人子弟者无法立足容身的高素质教师队伍,从源头上消除各种错误态度和行为产生的土壤和繁衍的温床。

孙中山先生曾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顺之昌之者,属于谁呢?当然是属于包括我们高素质教师在内的绝大多数优秀者。只有这样的优秀者才会顺之昌之。这样的顺之昌之,又何尝不是在搞有自己特色的拿来主义呢?你把一个浩浩荡荡的潮流拿到自己心里,渐使自己成为潮流无法分开的一滴。这千万滴汇成的潮流,谁又敢逆之呢?即使他们想亡而逆之也不可能。我们有海纳百川的气度,有不拘细流的胸怀。不论我们是潮流中的一股波涛、一朵浪花、一个旋涡、还是已消融于大潮的一滴默默之水,我们都会毫不迟疑地一致向前,勇敢地把浮渣烂泥卷走,把礁石撞得个面貌全非,把思想坚固成奔流的河堤甚至海岸,把苦痛沉淀为水底的石子甚至沙粒,使水面上永远涌动着我们无悔的青春、热血和理想,涌动着我们温馨的历史、语言和时间,托起远航的巨轮。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