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孩子们离享受“济南冬天”的温晴到底有多远?  

2008-03-22 13:47:22|  分类: 教育之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粤北山区的一次初中语文教学大赛

 

                           【原创】孩子们离享受“济南冬天”的温晴到底有多远? - 笔架飞湖 - 笔架飞湖

  关键词:温晴、忧虑、理想

  内容提要:一次难忘的听课经历,让笔者窥见了山区中学课堂不够“温晴”的困境:一方面有了课改东风,一方面仍在上演一幕幕“滑稽小品”,让人不免忧心……但我们并不缺少由理想、爱心、知识与智慧抒写的课改诗篇。愿这样的诗篇抒写在大山深处。

 

  再不是“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时代了,穷乡僻壤也可以吹进课改东风。本学期,粤北山区的一个小县进行了意在“践行新理念、走进新课程”的初中语文教学大赛。我有幸听完了决赛的全部课程。课题为《济南的冬天》。我感到:山区孩子开始感受到“济南冬天”的变化了,但离真正享受“济南冬天”的温晴还相差得很远。

  先说不远的吧。就山区孩子开始感受到“济南冬天”的变化而言,有了如下一些亮点:

  过去,山区教师中难免有一些木讷寡言而疏远学生的“独行侠”,这次看不到了。施教者一来便亲近学生,努力微笑。尽管有人微笑得辛苦,流露出比赛的焦虑,却也显露出迎接挑战的自信。

  导入新课时,有老师激励学生喊出“我能行”。这在大中城市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在山区却非同寻常。老师面对多数学生呆坐或惊讶后的偷笑,仍然微笑。这不单为活跃课堂气氛拉开了序幕,更给学生发出了自信、自主与合作的积极信号。讲课中,有些老师注意问问学生:“还有哪些问题?”“哪些还没有明白?”“这问题给大家讨论一下,好吗?”等等。尽管这些问总是匆忙,一般只能让一两个学生说说,但比只按老师的备课讲完而不顾学生的感受好得多了。

  特别是体现语文课特色的“读”,这次有多数老师注意到了。老师们不仅注意配乐读、示范读,而且注意指导读出老舍语言的儿化音。虽然这些注意不尽合理,有的配乐,给温晴的“济南冬天”配上了忧伤的《二泉映月》;有的范读或指导,使“济南冬天”的温晴变得“忽冷忽热”,但这比过去怕读、少读、不读或只搞点读的形式进了一大步。这种进步坚持下去,相信会让“济南冬天”的温晴变得更加温馨。

  然而,我又为什么说山区孩子离真正享受“济南冬天”的温晴还相差得很远呢?这原因不单是上述亮点还存在美中不足,主要是一些历史和现实因素的影响让人忧虑。就我这次听课的情况看,这忧虑较突出的有如下三点:

  第一、小黑板仍然是个牢固的牛鼻栓

  上课伊始,几乎所有老师都在导入新课后迅速挂出写满题目的小黑板。整堂课的教学由此按小黑板上的题目展开。尽管大黑板或其它教具也没闲着,但都是为做小黑板上的题目服务。有人说,在应试教育的条件下,题目总是像妖魔般附着学生。其实,妖魔更附着老师。老师备课是找题出题,上课是做题说题。师生在做题上区别很大:学生多为被迫着独立做题,而老师更多的是主动把上课当作做题,努力使做题成为有学生观赏或参予的做题表演或做题联欢,这便是课改了。这课改使本来受宠的小黑板成为更强大的牛鼻栓,而题目与要求则成为系在牛鼻栓上的有力绳索。

  绳索抓在老师手里。老师是牧人,学生是犟牛。一节课教学要完成的任务或达到的目标,就在于这根牛绳在老师手里的妙用了。老师会拿一句话就可以解释清楚的问题,让学生反复地讨论,甚至要学生在课外找书或上网查证;会将简单的题目与道理做复杂化处理;会如特级教师窦桂梅所说的,一个劲儿的和孩子研究教学这只船的船头船尾,招儿多多,把整个船身都研究遍了,就是不知道让这只船引领学生走向广阔的大海。换言之,此种妙法妙到极处,老师便变为一个超级的牧人。他将传统的马戏团变为校园里最时髦的“牛戏班”,将马术变“牛术”,让小黑板从一个牛鼻栓变为几十个牛鼻栓,让题目从一条牛绳变为几十条牛绳。有外国人说,中国学生吃三个面包长大:每学期一个要求、每学科一个要求、每节课一个要求。其实这说得不准,漏掉了份量最重的每道题一个要求,而且做题远没有吃面包的味美,只有被牵着吃草的苦涩。也许我们并不以为让学生做牛被牵着吃草有什么不好,鲁迅先生还做“孺子牛”、雷锋同志还做“老黄牛”呢;也许,我们太穷,过去穷,现在还穷,穷到只能让学生做牛吃草,而且不可以自由地多吃;也许,也许还有其它因素影响着我们。我们深知其中奥秘——最现实具体的办法是抓好小黑板这个牛鼻栓。于是,我们看到这样的情形:

  A老师的小黑板写着:1、找一找,课文主要写了济南冬天的哪些景物?抓住了它们的哪些特点来写?(往下还有七道题)

  B老师的小黑板写着:1、说一说,济南的冬天有哪些突出的特点?课文是怎样来表达这些特点的?(往下还有八道题)

  还有C、D、E等老师的小黑板写着:1、文中写出了三幅小山图,还写了水色,它们各有什么特点?在课文中找出有关的词句。(各往下还有九道题)

  我们实在不必再问这些题目为什么“异曲同工”或“大同小异”,实在不必再问这些题目对学生而言是深是浅、有无兴趣或重不重要,因为全部答案早已写在那些为数众多的被视为“笨牛”的学生脸上:木然与无奈。但我又不能不想:牛之所以为牛,不能成为崇山峻岭中自由觅食奔跑的虎狮狼熊,原因也就在这根可怕的牛绳套着那个古老的牛鼻栓吧。它扼杀了自由活泼的生命与思想。

  第二、教参资料仍然是一口不老的井

  老师们时常记着:要给学生一碗水,自己要有一桶水。你拥有了一口井,井有活水,就该满足了。于是,对《济南的冬天》的教学,其“异曲同工”或“大同小异”不仅突出表现在上述多块小黑板的题目设计上,还表现在文章整体结构思路的解读上。多数人这样分析:先总写济南冬天的温晴,再写三幅小山图,一幅水色图。极少人作不同的处理。我就想,这可以是写一幅图——宝地;也可以是写两幅图——一幅是宏观勾勒,一幅是微观描写;还可以是写三幅图——一幅是温晴的天气,一幅是秀美的小山,一幅是柔情的河水;更可以设计为品读四步曲——感悟美、发现美、欣赏美、创造美。等等。为什么少有人对教材作不同的思考解读呢?其原因并不复杂:教参资料上没写。这不由人不想到:只守着几本教参资料,无异于守着一口井。只守着一口井的人又怎么会想到井外的长河大海呢?长此下去,他们只会爱井成癖,干脆跳入井中,做一只不取水而有水喝的蛙。何况井里无暴风烈日,却常有天光云影。只是老师成蛙,则学生也就有了榜样而不会渴死井上,会更早地变为“井中之蛙”。别说人的世界,就是鸟兽虫鱼的世界也没兴趣管了。天就是井中的天,地就是井底的地,井就是一切,锅盖大小的一个世界。即使有一天,不做蛙了,或命运安排,要学河伯到海边看看,也会望洋兴叹。为什么?井毁掉了你的眼界与心智。

  第三、新理念不过是老顽童手里的调味品

  多数老师的课一开始,才让学生听(或读)过一遍,就提出讨论或欣赏的要求,又或者把欣赏与讨论混在一起,要求学生:“你欣赏哪些句子?大家讨论一下。”或“开始讨论吧,你喜欢哪些句子?”殊不知,这喜欢或欣赏是极个性化的审美品读,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他人的尊重、理解与包容,别说你没给时间,即使给足时间,又能讨论出什么结果呢?还有的只给一二分钟时间,却这样激励学生:“大家积极讨论呀,看看哪个组发现的问题最多。”殊不知,讨论的结果并不只是发现问题,还要发现美。即使是发现问题,也不是发现得越多越好,而是发现得越有价值越好。若有出乎老师意料的问题,这讨论的车轮便悄然而止,即不点评也不点头。“讨论”与“欣赏”对于教学,正如老顽童捉弄小后生,有意无意地在好菜里错下乱洒点调料,虽然吃无大碍,但是吃之无味,甚至吃出怪味,要拉肚子。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有的人不是把新理念当作调味品,而是把新课程当作一块少有人迹的荒山,似乎什么都可以扔,什么都可以藏,什么都可以砍,什么都可以栽。这是否可变风景让老顽童成仙呢?我看不会。如此下去,这课改首先要变鬼门关。老顽童变鬼。被鬼吓掉魂的,不单是学生,还有刚刚从教的新人。

  老师们,过去,以至现在,我们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甘当“孺子牛”、“老黄牛”可谓高尚。但我们也不可忘记牛马不如的日子,何况现在的世界今非昔比,我们怎么能把孩子再当牛培养呢?未来的牛,除了能做熊猫似的宠物,能做一碗可口的牛肉拉面,再无更多的选择。我们固然还穷,但再穷不能穷孩子,何况穷则思变古已有之,有什么不可战胜呢?我们固然有大山挡道,但我们可以想想愚公移山,多读点书,就不会不理解伟人的话:教育要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现在的世界日新月异,已变的越来越宽广。我们不能再把孩子培养成“井底之蛙”了。历史是一条长河,文明是一条长河,教育同样是一条滔滔奔流的长河。我们只能扬帆起航,驶向大海。海子说:“面向大海,春暖花开”。这其实也是我们教育的理想。未来的人才要从今天培养。今天的课改决不是由牛栓、老井、调味品和鬼门关做成的滑稽小品,而是由理想、爱心、知识与智慧抒写的诗篇。我们只有读懂这样的诗篇,锤炼或欣赏这样的诗篇,让更美的诗篇丰富自己的灵魂,我们才能共同塑造出比我们更具理想、爱心、知识与智慧的下一代,我们的人生也才能成就如诗的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