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帮 帮 孩 子   

2008-04-12 01:38:13|  分类: 教育之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山区的老师、家长们谈谈孩子研究性学习的几个心理问题

 近些年来,不论在城市还是在山区,中学里都有个纳入了必修课的“研究性学习”课程。这个课程自然很好。它开阔了孩子的视野,培养了孩子的能力,很有时代的意义。但它开展得不易,尤其在山区开展得艰难,问题何在?笔者在山区工作了多年,有点思考,与山区的老师和家长们谈谈。

问题一:“走出”的担心

    研究性学习是个开放的课程,它要求孩子们走出课堂,走出校园,走进社会和大自然中去,为了研究的目标与各种人交往。比如,为了发掘出某种社会或自然的资源,要咨询、采访和调查,要在这个过程中不得不联系、组织,要涉及许多的人。这些人中难免有陌生、冷漠、狡猾、甚至危险可恶的面孔。孩子们不仅要正视这些面孔,有时候为了需要,还要转化这些面孔,使陌生的变得熟悉,使冷漠的变得热情。如果谁没有交际处事的勇气和能力,是显然不行的。可是边远山区的孩子们,又多数都缺乏这样的勇气和能力。

    究其原因,一方面,他们受到交通不便、经济拮据、以及山高路险、人烟稀少之类的地理环境限制,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天地里,一般没有出过远门,有的甚至因为升学才第一次来到县城。他们接触的对象除了家人、乡邻和亲友,就是老师和同学,非常简单而安全。因此缺乏人际交往的经验而胆小。另一方面,山区受外来文化的冲击较小,环境变化不大,从我国“礼仪之邦”文化中派生出来的“人际敏感”情结,在边远山区根深蒂固。许多人爱面子,个体对自我的判断往往取决于他人对自己的态度,多数人具有他制、他律的他人取向。正如华师大教授王世忠所说:“自我感觉的良好与否完全依赖于人际交往的结果,对人际关系的注重、对获得他人好感的追求,使中国人普遍存在着对来自他人指责的恐惧。”这种恐惧在山区中学生中尤其显得突出。

    问题二:现实的困惑

    在边远山区,孩子们升入中学,有些甚至是升上小学的高年级,就要到学校寄宿了。他们因为要补课、要省钱、又没有通车或车通不到家,要翻山越岭步行很久,于是一般很少回家,有的一月或一个学期才回家一次。有的感到在校时想家,一到家又想回学校了。他们的父母有的在外打工,有的生意太忙,有的干活很累,一般没有闲心或时间顾及孩子。有的有所顾及,但想到孩子难得回家一次,便待客似的免做家务或农活,孩子也因一堆家庭作业而无暇顾及家务或家人。父母们多数只关心孩子的考试成绩,而考试成绩多数不太如意。一提就烦,一烦就吵,就走。而现在的家庭规模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小,家人、家庭成员之间的联系相对淡漠,父母子女间的问题少有人管。特别是边远山区的家长多数文化不高,封建意识很重,不与孩子平等交谈,对孩子内心的冲突和外露的见解不感兴趣,有的还因自己素质欠佳而无能介入。久而久之,便造成两种令人担忧的结果。

    结果一:亲情逐渐疏远,孩子曾向父母打开过的心灵之门关闭了。孩子不想回家,便更少回家。家长们有的把孩子所需的生活学习费用和物品送到学校或寄到学校。家长的辛勤劳作,奋斗精神,以及自律、负责和耐心的价值观不再被孩子们重视和继承。孩子变得孤独了,学校老师又因教学繁重与交通不便而鞭长莫及。老师们所能关心的多是学生的在校表现和学习成绩。因此,孩子被抛到了自己的个人经验之中。但人是通过彼此合作、指导、肯定与鼓励才生存发展的;人是有所必需并渴望被人需要的一种群居动物。处于孤独的孩子,会寻找新的情感依附,寻找新的参照群体。这个时候,幼稚的同龄人,便被电视等现代媒体迅速占领了心灵。这就形成另一个结果:封建“结义”现象在边远山区的青少年中时有抬头:或拉帮结伙,或喝酒聚会,或谁过生日大家便捐钱给谁庆贺,严重时集体外出“闯世界,打天下”。他们很容易受到电视等现代媒体中消费至上、违法暴力、一夜成名、一举暴富、以及不经意的戏耍而成功的“蒙太奇”模式等消极影响,以致模仿电视等现代媒体中的明星,出现越来越多的行为问题。如此种种,无疑与研究性学习所需要的社会责任心和使命感相悖。

    问题三:升学的压力

    关于这个问题,近些年已经有不少文章论及了它的危害,我这里只就边远山区的情况略做分析。

    我们知道,研究性学习是素质教育的又一体现。它要求学生不能只把注意力用在考试分数上面,而应该更积极地关心社会,关注自然,将所学知识用于实践,“从做中学,从研中学”,最终学会如何学习,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可是,现实中,从家庭到学校,学生每每都被告之要集中精力提高成绩,才能考上好的学校而有出息。多年来的高、中考指挥棒已造成学校之间、班级之间、学生之间、甚至家庭之间长时期地激烈竞争,以致使不少学生不堪重负,无暇他顾。尤其在边远山区,由于信息闭塞,资源匮乏,教育教学观念落后等因素,素质教育流于形式,文章作在表面,师生们仍围绕着高、中考指挥棒在书山题海中拼耗时间,更使不少学生望学兴叹,无心他顾。究其原因,除了上述学校方面的因素,还有家长方面的问题。边远山区家长的头脑中,“学而优则仕”与“惟有读书高”之类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他们自己苦累了一辈子,因而那种“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思想,比山外人更为强烈,更希望孩子通过升学而改变命运。这种来自学校与家庭两个方面的“升学压力”,已像两座大山一样压着学生。因此,面对研究性学习,学生深感力不从心而望研生畏。

    问题四:表现的焦虑

    研究性学习要求学生主动获取知识、应用知识、善于发现问题、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但边远山区受到缺乏合格师资、有效资源、教改信息等因素的影响,不少学生具有应试教育下的焦虑、拘泥、胆小等不良心理品质,而研究性学习所需要的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却十分缺乏。这原因,除了应试教育的不良影响之外,还有边远山区的环境制约与人文因素不可忽略。学生自小没有好的学习环境,知识结构单一,学科基础不牢,造成学生信心不足。同时,学生买书、借书很难,课外阅读受限,视野狭窄,而边远山区往往求师求教不易,得到各种能力锻炼的机会很少。因此,面对研究性学习在各种活动中的动口、动笔、动手或动腿表现的焦虑十分突出。

    问题五:“花季”的浮躁

    以上四个方面的问题,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花季的浮躁,但就笔者从事中学班主任工作多年的体会来看,花季的浮躁,简言之,可概括为“三次冲突导致三个误区”。

    冲突与误区之一:中学生特别是刚升入高中的学生,由于青春期生理上的变化,带来了心理的明显变化,其自尊心、批判性、成人感与独立意识迅速增强。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们告别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进入了多姿多彩也多风多雨的青春时期。心理学上把这个时期称为“第二反抗期”或青年早期。在这个时期他们大多数认为自己已经长大成人,常常想自己独立决定自己的事情,而父母、老师却不肯放手。在父母、老师眼里,他们仍然是个孩子。尤其在边远山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与“父为子纲”的两种不同意识,更加强了两代人之间的对立,于是第一次冲突产生了。在这次冲突中,孩子感到了自我判断上的矛盾,感到了心理突变与其在家庭中地位不变形成的心理困惑。在这种困惑与矛盾的支配下,导致了上文论及的亲情疏远的第一个误区。他们一方面对父母、师长心理疏远,要求独立自主,寻找心理上的自我肯定,对父母的唠叨和师长的说教特别反感,轻则不与理睬,重则以出走甚至自杀相威胁。另一方面,他们因情绪不稳,常常急噪、冒进,寻找感情上新的依附,渴望别人、特别是异性的关爱与帮助,轻则陷入早恋,重则受人蒙骗怂恿而误入歧途。

    冲突与误区之二:随着孩子年级的升高,中、高考的邻近,父母老师的期望值也不断增大,父母“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心切,老师“再上台阶,再创辉煌”情急,使孩子感到巨大的“成长压力”。可是边远山区的多数孩子,学业前景并不乐观。他们望学兴叹,望考生畏,对父母老师的逆反心理与日俱增。这便形成了第二次冲突,导致孩子“厌学茫然”的第二个误区。父母若有磕碰或纠纷殃及孩子,或因孩子偶然成绩不好而斥责打骂孩子,老师又不能理解而再加压力,孩子就会以反叛放弃对抗父母的失望愤怒,导致第三个误区:彼此绝望。当然,一般不会发展到第三次对抗。但前两次对抗就足以损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成为研究性学习或其他学习路上十分危险的陷阱。

    因此,笔者在此呼吁,以上五个问题,务必引起相关的教育工作者,特别是中学教师和家长们高度重视:帮帮孩子!

            (刊发于香港《教育教学导刊》2005年第5期,并获优秀论文二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