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永远的夏花  

2008-04-05 01:49:00|  分类: 新新文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祭奠

 有个诗人说,不朽的生命,应该“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于是我想,这样的花,这样的叶,只能属于我的老师。我怀念一位老师,难忘老师为我写诗的日子,难忘家乡的山林里那块长满野花,那块属于老师的刻着短暂人生的青石墓碑……

 

老师走进我心里,或者说,我走进老师的心里,已经三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初春的下午,很冷。我缩着脖子写作业的时候,老师把她的花补丁大衣脱下来披在我的身上。我只比老师小了三岁,也是13岁的人了,要让老师挨冻,我心里不安。回家的时候,我把花补丁大衣悄悄地塞进老师的房里,偷偷地跑了。第二天,当我翻开刚发下的作文本时,发现老师写下了诗:“让老师的心,像阳光一样,包围着你……”。这诗代替了平日的批语。我一读再读,眼泪一颗一颗地落在作文本上。我发现,老师清秀的红笔字,渐渐变成一轮初春的太阳,十分柔和而温暖。一刹那,在晶莹的泪光中,我仿佛看见我的死去的母亲正在向我走来……

老师多像我亲爱的妈妈啊!

我一直责怪自己。我责怪自己不该把那篇《我的亲人》写得过于悲伤。我责怪自己不该拒穿大衣,以至第二天生病,十多天不能上学,让老师每天来去走六七里山路为我补课。当我能上学后,老师自己却病了。老师天天咳嗽着给我们上课,脸上尽管还那样微笑,但明显黑瘦了许多。

 

老师走了整十年了。十多年前,没有老师,今天我也许就不是一个热爱自己的工作并感到教书也幸福的老师了。

我参加工作的最初五六年,也就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人们普遍怀着无限的焦虑,谈着教育的危机。一种新的“读书无用论”像瘟疫一样,弥漫全国,弥漫在我的周围。我的同事们,有的已经弃教从商,有的递交了辞职报告。特别是教师生活的清贫,工作的艰辛,使不少年富力强的教师突然倒下,我也感到茫然了。我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给老师写了一封信。她很快寄来一封短笺:

“很高兴收到你的信。抄《寻觅》一诗寄你。这诗我曾经喜欢,但愿你也喜欢。诗如下:

‘不要总在那里徘徊,

  人生的道路没有疆界;

  走出烦恼,走出忧伤,

  命运给你的不总是迷茫;

  只要你的心真诚,

  就能找回失落的一切……’

欢迎你来玩。盼着你。”

 

我们自此有两年通信,有一次见面。见面大约在90年春节过后,我去给老师拜一个迟年。

真不容易。车从县城出发,在无边山地丘陵中急驰了30多公里,又在泥泞狭窄的山间小路上步行了一个多小时,我才来到一个偏僻的山岗——我启蒙的母校。

十多年了,除了一栋新建的二层楼房,一切都还没有大的改变。我站在仍然烟熏火燎的厨房门口张望,一个做饭的姑娘热情招呼我,要我到校长室坐坐。校长室还是当年的土坯屋。隔着两张木柜,一块布帘,里间是校长的卧室。卧室里一床一桌一椅。稍有改变的是,室内洁白的墙上挤满了多年的锦旗、镜框和奖状,桌上多了一台十几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做饭的姑娘陪着我,听我说要找校长,就酒窝儿满是笑地告诉我:这学校前年九月改为完全中学,去年九月扩大规模,夏老师做了夏校长。她劲头大呢,才做了三个学期的校长,就修起两栋大楼。今天又开大会,说还有大变呢。她样样都好,没有人不服她。我听着,又惊又喜,然而,我又禁不住想起她的半生遭际。

她是城里人,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才满10岁就跟父母来到这穷山沟里。先是她父亲要去“劳改”,后传母亲与一个公社干部“谈爱”,背上了“腐蚀干部”的罪名,挨整死了。留下她,一直在这偏远的山区学校里……

 

我们见了面,她有些自豪地说:“你看,现在比过去好得多了,近来又有同学要捐资建一栋教师宿舍,很快还有人送来彩色电视机。你知道,山里学生总是淳朴可爱,现在条件好多了,过年过节常请老师做客,你不去,他们还生气呢。这些年,不少学生从这里走出去,有的上了中专、大学,有的有了事业、成就,有的常常写信,有的年年拜年。我是心满意足,感到人生价值莫过如此了。”

 

又一个春节过后,也就是我来广东后的第二年正月开学不久,老师因胃癌突然去世。我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听人说,她死前没请假住过医院,大家只知道她越来越瘦,都以为她当了校长之后,太忙太累的。她死前什么信号也没有,可能是半夜里死去,但当天下午还给学生上课,还朗诵过“我是老师,我是烂漫山花淡淡的清香一屡……”晚上跟大家一起吃,其实,一直跟大家一起吃,大家也没有很在意的,只觉得她今晚又没有添饭。她死时没有人在场,台灯亮了一夜,桌上还有没写完的文章和没插上笔帽的笔,而她已歪在椅子一边,冷了。……她死时才39岁。这39年中,她有19年在凄风苦雨中度过,有20年在山区学校里苦苦奋斗。她没有结婚,也没有亲人,她的亲人只有学生。但无论奋斗的路多么曲折和艰辛,她从没有在师生面前叹过气、流过泪,永远微笑着……

今天,我的夏老师,我想起你,是你给了我人生的阳光,鼓励我“寻觅”,让我在苦难的日子里得到温暖,在教书的日子里找到了自身的位置,理解了生命的意义。今天,你的墓地已开满了野花,不论你或生或死,在我心里,你都永远如夏花般灿烂。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