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当敬酒遭遇精神壁垒  

2008-04-08 04:47:1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就我所知,我们中国人的酒魂与西方人的酒神并无多少不同。

唐代大诗人杜甫在《独酌成诗》中有句名言:“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南宋政治诗人张元年也说:“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得自由身”。还有魏晋时候的名士刘伶,堪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醉鬼”了,他在《酒德颂》中说得更妙:“兀然而醉,豁然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孰视不睹山岳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视万物,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这把中国人的酒魂描绘得再生动不过了。在他们的眼里,酒炽热如火,缠绵如梦;酒又冷酷如冰,狠毒如魔。酒可以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叫人忘却人世痛苦忧愁,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但酒也可以让你放荡无常,肆行无忌,丢掉面具,原形毕露,甚至使你沉沦到人性的深渊中去。

再看看西方。德国哲学家尼采说:“酒神精神喻示着情绪的发泄,是抛弃传统束缚,回归原始状态的生存体验。人类在消失个体与世界合一的绝望、痛苦、哀号中,获得生的极大快意”。

由此,我们不难得知,不论东方还是西方,酒都是自由精神得到释放的绝妙途径。酒表示着一种礼仪,一种气氛,一种情趣,一种心境,一种事态。因此,常有人说:酒席上好办事,酒席上好交友,酒席上好说话,酒席上无大小尊卑之别,等等。反过来,酒席上易失态,酒席上易伤人,酒席上易惹祸,酒席上易六亲不认,如此等等。总之,酒这个东西,因为显示着自由,有时过于强大,有时过于脆弱。这种强大与脆弱,就我以前领教过的经验来看,还可以承受和适应。但这一次例外,这一次让我惊异后感到,中外古今的酒的精神,在悄然变化发展之中,已有些面目模糊,甚至面目狰狞了。因为就在几天之前,我有过一次极其特别的体验。当时的感受,用一句话表达,就是这样:我们的酒杯里还装着不少坚硬的精神壁垒,以前是没有认真地想过呢。

                                                                   (二)

那天,我去参加了一个宴会。我的敬酒,不仅遭到他人的非议,还遭到了妻和亲友的不满、很有些大水冲了龙王庙的光景,让我大吃一惊。

这半辈子,除了闭目养神畅游梦幻世界一路绿灯,我大概是很少不遇红灯的。但这次敬酒,让我成为龙王庙被冲的大水,还是始料不及。

我原本不喜欢酒宴甚至热闹,这次因是我妻的一位远房亲戚热情相邀,也就去了。不去,让人以为我自渐形秽,或者看不起谁了。

宴是喜宴,呈现着大人物光临的气象。厅大,赴宴者多,成分有些复杂。我环顾了一下,赴宴者中,有昂首阔步之人,很矜持地被人请坐;有默默坐等之人,恭敬地小心张望。只有我落座得不以为然,细看,颇有点中奖似的与大人物当面,与小人物比肩了。这时候,大人物的矜持与小人物的恭敬,像某种冷空气的入室浸透一样,让我很不自在,我立刻意识到自己有点儿不伦不类,想逃却来不及了。宴开到十多分钟,除了主人与客人别扭的笑谈,仍然只有碗勺轻碰的拘谨和嘴吃东西的呼哧。于是我在主人敬酒之后,客气地吃了点东西,也举杯给人敬酒,并鼓足勇气到每一桌敬酒。我说:“朋友们,为XX的大喜干一杯!”“为XX有这么多朋友,为这么多朋友分享XX的大喜干一杯!”我心里扎根儿没想谁是人物或者谁不是人物。我只是不满意这种气氛,大家都是朋友的朋友嘛。

大约是许多人不太明白或者明白了不太好说我的身份与来历,以至大人物以我为大人物而豪情大发,小人物以我为小人物而心头一热,气氛大为改善,热闹如风扫阴霾一般,使矜持与恭敬无所遁形,莫名其妙的快乐与平等倏忽降临了。

宴毕要分手时,有几个大约介于大小人物之间,似曾相识的人走过来,似笑非笑地问我:“你是不是快当局长了?”我感到意外,细看他眉宇间有股子贼气,就笑说:“等你是厅长处长后再说吧”。对方尴尬地掉过头走开。又一人半仰着头说:“你怎么很像个当官的?”我随意但又认真地答:“什么官?像你这样子吗?”对方拱拱手垂了下头说:“不敢!”我于是大步走出,不料妻也追上来问:“你今天是怎么了?好像是你生了儿子或孙子。”到家后又说:“人家以为你要显摆什么,你一没当官,二没发财,有什么要高兴呢?”我说:“高兴是当官发财人的专利么?”妻说:“刚才XX、XXX也打电话来,说你太过张扬。”我终于有了点火气:“屁话!”妻恼怒:“那不是你出风头的地方”。我于是笑道:“你刚才说了,要当官发财才有风头可出,我出什么?为亲戚、朋友们难得聚在一起出一口喜气。有人看不惯我,那我也为自己出一口恶气!”妻无语,也无奈。

                                                                     (三)

事后,我忍不住又想了想个中原因。结论是:我们中国人的酒杯里装着并非一日之寒的坚冰了。我的敬酒遭遇到坚硬的精神壁垒。

在我们中国人古老的文化里,敬酒也是一种礼仪或仪式。现在,给所有人豪爽地敬酒,仿佛已经是某某人物或成功人士的特权了。这种成功人士,不知何时已古今一律,都必然是“金榜题名”、“升官发财”或“胜者为王”。他们敬酒,大约是太阳普照众生,属一种恩赐或赏赐。我怎么能属于此列呢?我无名可题,无官可升,无财可发,无胜可王。我只是一个普通教师,哪能那样子豪爽地敬酒呢?但小人物恭敬地举杯以敬大人该无可厚非吧,但我又并不认为除了尊敬,有谁还必须恭敬。何况我是老师,不说当今有责任担当平等自由的使者,也不至于为今天还有人要做奴隶推波助澜吧。

孙中山先生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今这世界潮流是什么?在不少发达国家,特别在欧美人眼里,即使是贵为总统的高官,富可敌国的大款,也无须恭敬,只有尊敬。倘若你是不称职的总统,一部只会赚钱的机器,就更是只有让人鄙视的份了。

在欧美人眼里,值得尊敬的成功人士有个标准:其一,热爱自己的职业;其二,在自己的职业队伍里可堪杰出;其三,可以用自己的职业谋生。

依此标准,我不是大的成功人士,但我也算小的成功人士吧;即使小的成功人士也不能算,也不能把我算作命若琴弦的奴才。我热爱自己的工作;在这一行里,我的口碑还算可以;而且我一直是靠自己的职业而谋生。为什么我不可以高兴、不可以敬酒呢?

依此标准,《何谓成功》的作者陈思进认为,我们所认为的成功者并不算成功,我们所认为的失败者并不是失败。他为此举了三个例子。他说,他有个朋友在美国拿过生物的博士学位,因找不到工作而转行搞了网络,后下岗,再改行做了男护士而赚钱不少,并拿到绿卡,又因种种的受不了而再改行,一晃人到中年,就更不算成功人士了。那哪些是成功人士呢?他说,有个高大英俊的白人青年在厕所里搞清洁,看到要方便的人来了,他微笑着,但不是苦笑,也不是媚笑。他让中国的学者能人一见而感到震撼,他无疑是成功人士了;他的上司,年薪两百多万美元的副总裁,辞职去搞慈善事业,把他的善款送到亚非拉几大州的穷人手里,总是满面春风,他自然是个人物了。再说陈先生自己,他说他虽然年薪很高,但只是个会赚钱的机器,根本不算是成功人士;他现在支持同样是高薪的妻子辞职,去搞她喜欢的文学创作,并搞出了一些成就,可算两个人合作而做成了“成功人士”。

因此,我们的精神坚冰实在需要有人破了。我不敢说自己在履行破冰之旅,但我自认为自己不是在加深坚冰之流,自己至少在做驱散一抹雨云的春风。他们不请我也就罢了,既然请我,我何必改变自己,将春风变为寒风呢?我是老师,老师没有能力去化解什么,但老师不是变色龙,刚刚痛斥了一条狗,一见大人来了,马上又赞赏这条狗。虽然妻的意思,是要我做一个更安分一点的小人物,并且容易得很,但对于我,实在很难。那种恭敬中的奴性,那种噤若寒蝉中的卑贱,已经不是当代中国教师的本质了。何况我还有点儿中国酒文化的自由因子呢…….中国要崛起,这种崛起,不单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吧。我们大家要奔小康,小康不是少部分人的“金榜题名”“升官发财”和 “胜者为王”,而是绝大多数人在物质上的一种拥有,精神上的一种富足。更何况我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呢?今天的“道”,是民主、平等、自由之道;今天的“业”,是进步、发展、富强之业;今天的“惑”,是自卑、自大、自闭之惑。我从事的就是这个,对学生,对自己,也对社会。说得玄虚一点儿,也是对一切可以对到的物质与精神。

管他是精神壁垒还是文化变异呢,该破的壁垒一定要破,该化的坚冰一定要化,从敬酒做起,从点滴做起。古人尚且可以从酒中释放出无穷自由的精神,何况我们现代人呢?是现代人,就更该从酒中悟到我们今天的自由平等,就更该活出一点精神的富足,活出一点人格的尊严。否则,我们的崛起,我们的小康,还会遥遥无期。

 

               [原创]当敬酒遭遇精神壁垒 - 笔架飞湖 - 笔架飞湖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