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生命与随想  

2008-06-09 01:57:5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想想活着,生活多美好

 这尘世,多少人不惜生命,苦苦追求和梦想着权力、地位、财富和名声。而这一切与生命相比,又多么渺小。一切因生命而生,因生命而灭。生命没有了,一切都化为乌有;生命存在着,一切才又变得多么高贵和辉煌。由此,我们不难清楚,这高贵与辉煌的本质是什么?不是生命之外的一切,而是生命。

生命是宝贵的,上帝给予人只有一次。一个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一个人活着,就什么都有可能。由此,我们在遭遇无情的天灾或者人祸时,第一要抢救和要珍惜的便是生命。生命高于一切,不只是一句“以人为本”的时髦口号,而是一个诠释了生命本质的事实。

生命是美丽的。生命之花只开一次。大自然花开花落,莺飞燕语,每时每刻在为活着吟唱生命的歌,而我们人呢?人生苦短,更应该为活着多做点什么。我们傍晚回家,放下手头繁重的工作,半卧椅上,打开一本书,凝神静气,渐入佳境,忘掉过去也忘掉未来,是为活着;节假日里,或听鸟儿轻唱,看花儿怒放,借大自然的清风荡涤胸廊尘垢;或荡漾于音乐,借音符之灵,作万千浮想;或怡情于闲适,邀几位知己,聊聊天,喝喝酒,是为活着。

我们活着,即便十分平凡,甚至卑微,也多么美好。

这世上,有了活着,才有生命创造并拥有的一切;有了活着,即便失去了生命创造和拥有的一切,也可以重新创造和拥有;有了活着,即便终其一生,没有创造和拥有生命之外的一切,但认真地活过,活出过不同生命的色彩,丰富过斑斓多彩的生命世界,也已经够了。

不论社会怎样变迁,人生如何渡过,面对死神,所有的生命都一律平等。死神来到被地震摧毁的家园中,它不会只带走废墟中一个两手空空的生命,而把一个手握大权的生命留下;死神站在被医生或亲人围着的病榻前,它不会把临死的痛苦只给一个卑微普通的生命,而不给一个声名显赫的生命;死神守在天地间每一个生命必经的路口,偶尔住手,不为别的,只为一棵小草或一只虫子,竟然与一个我们崇敬的巨人并无不同。当突然的地裂天崩把我们的家园变成漆黑的墓地时,仍有草叶从残垣断壁中伸出头来迎风招展;当爆发的山洪冲决着一切、吞噬着一切时,仍有虫子驾着一片落叶在汹涌的浊流之上航行远方。于是我想,灾难中,多少生命转瞬间没了,我们活着,即便做一片草叶与一只虫子,展示生命的坚韧与奇迹,也多么美好。 

                                                (二)相互支撑,人生才美丽

 浩浩宇宙中,地球是渺小的,我们每个人更为渺小。渺小的个人需要强大的力量,共同的目标,以应对辽阔无限的世界和瞬息万变的人生。

于是,我们形成了命运的共同体,生命的共同体。

于是,不论是一个家庭或单位,一个团体或组织,还是一个国家或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整个生命世界,都是一个命运的共同体,生命的共同体。有了这样的共同体,我们才有“科学发展、和谐共生”的方向;我们才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爱心;我们才有“抗震救灾,众志成城”的意志;我们才有“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追求;我们才产生了一代又一代雷锋式英雄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我们才拥有了一个又一个丛飞式人物要“用舞台构筑课堂,用歌声点亮希望”;我们才在这次汶川大地震中,涌现了那么多用爱心和血泪互相支撑的英雄和动人的故事——

在余震不断的险境中,有个战士跪下后请求:“里面(废墟中)还有孩子,让我再救一个吧,我还能再救一个……”;在一支救援的队伍里,有个年轻的女警官没日没夜地在废墟间奔忙,但她自己的母亲和孩子却永远埋在了废墟里……

让我至今仍然无法平静的,还有许多孩子。有个才三岁的孩子,刚从废墟里挖出来躺在担架上,就把小手举上前额,给施救的军人叔叔行了个庄严的军礼;有个女孩见到穿白色大褂的医生时哭喊:“别锯掉我的腿呀,我没有腿将来怎么养活我的爸爸妈妈呢?”有个才九岁的男孩,自己从废墟里爬出来后,又急急地冲进废墟里,一次又一次扒出并背出个儿比他大了很多的同学,有记者问他背不背得起,累不累,把扒出来的同学背到了哪里,他神情自若地说:“背得起,不累,我把同学都背给了校长”。

这些都是怎样的生命呢?自然是互相支撑、绝不向死神屈服的顽强生命。

特别是这些孩子,生命对于他们才刚刚开始,就历经了如此无情的摧折。我们无法想象如此巨大的摧折对于他们的一生会留下怎样的烙印,但我们不能不感叹:孩子的军礼,支撑起军人冒死救援的意志;女孩哭喊着护腿要养爸妈,温暖了天下父母的心;还有那个一次又一次从废墟中扒着、背着同学的孩子,他简直像一支明亮的火炬,昭示了爱心互助的强大、生命相依的美丽。

然而,也有这样的一些人,在大灾降临的时候,有的丢掉了的自己的责任,当教师的,丢掉学生,一个人跑出即将震塌的课室,事后还心安理得地声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声称自己“不是个先人后己的人”;有的丢掉了自己的爱心,尽管身家过亿,也不肯拿出一点捐献灾区,并理直气壮地辩说“赈灾是政府的事情”;有的丢掉了自己的良知,反感全国哀悼日网上的一片“黑白”,为不能“电游”而在网上发泄不满,竟说对四川的灾民谈不上同情,只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在平常的日子里,他们要么目空一切,要么自哀自怜。他们的世界里,没有共同的目标,没有相似的命运;没有幸福的共享,没有痛苦的分担。他们活着不管别人,他们死去只为自己。对此,我要说,这样的人生实在太可悲了。

人生不是孤立地存在,也不能孤立地存在。天地悠悠、沧海桑田,共同的命运j把人类联系在一起,我们惟有团结起来、凝聚大家的智慧和力量,互相支撑,才能战胜困难、主宰自己的命运,创造人生的风景。 

                                            (三)历经困苦,生命更精彩

 20世纪美国著名科普作家阿西莫夫曾说:“活着是美好的,死去是平静的。真正困难的是两者之间的过渡。”中国当代作家史铁生也说:“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又说,这个问题“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我想,在这里,一外一中两个作家都表达了对生命多么深刻的理解。

我们稍加分析便可知道,阿西莫夫所要强调的是,我们必须正视这个“活”与“死”之间的过渡。没有这个过渡,就谈不上活着的美好与死去的平静。而史铁生所要表达的是,我们要认识怎样活中的“魔鬼或恋人”,即不利与有利两个因素。而不论是阿西莫夫的“困难的过渡”,还是史铁生的“魔鬼或恋人”,都强调了同一个问题:我们只有勇于面对人生的挑战,才会创造生命的精彩。

但世事纷纭,这道理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轻易地认可。

一些悲观主义者常常把阿西莫夫的“困难的过渡”与活着的美好及死去的平静对立起来,看不到只要我们勇于面对并超越这个困难的过渡,就会有活着的美好及死去的平静;也看不到史铁生怎样活中的“恋人”,只看见怎样活中的“魔鬼”。他们执迷于一个思想:人生无论努力还是消沉,无论绚丽还是暗淡,结果只有一个:死亡。我们活着的每一天只是朝着死亡的更进一步,生命本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悲剧,有什么必要在困难的过渡中或者魔鬼的爪牙中煎熬呢?于是,他们有的在经过了痛苦的追索后,仍旧找不到生存的确凿理由,选择了死;有的在他们仰望、坚守的精神高地突然塌落、陷入一片黑暗时,选择了死;有的在对生的理由开始质疑并且无法判定时,选择了死;有的甚至在一见到困苦挫折时就选择了死。我要说,这真是太糊涂了。

这种种死,既达不到阿西莫夫所说的“平静”,更远离了史铁生所说的“节日”。再说,这世上最大的困难与最大的欣慰,莫过于死里逃生。可知“死”是一把双刃剑,即史铁生眼里的“魔鬼或恋人”。虽然有的人因承受不了“死”一般的困苦而一蹶不振;但有的人却因经受了“死”一样的考验而更加强大。

在这里,让我说一个“死里逃生,死而不朽”的作家故事吧。

1866年,后来蜚声世界的俄罗斯大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当时几乎一文不名,并陷入了可怕的困境。他死了妻子已经三年,孤身一人,体弱多病,债台高筑,并面临着奸商落井下石的疯狂催逼,必须近期偿还债务,否则便有被送进拘留所的危险。怎么办呢?他不肯屈服,更不肯绝望。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罪与罚》的创作之中,并同时进行另一部小说的写作。作为一个病人,他能如此坚韧和强大,我们简直无法想象。当危险迫在眉睫时,他请来了一个速记员姑娘帮忙。速记员姑娘的加入,终于使我们洞见了这位作家坚韧而强大的秘密。

有一天,他们在合作的间隙里喝着茶,谈起彼此的生活和经历,作家不由想起自己遭遇的一次“死亡”情形,于是对速记员姑娘安娜说:“我还记得我是怎样被判处死刑而站在刑场上的,自己顶多能再活5分钟。我是多么想活呀,我的上帝!在那一刻,生命对我显得多么珍贵,我可以用它做多少善事,干多少工作呀!我多么希望把逝去的一切重新体验,长久地、长久地活下去呵!突然,传来了停止行刑的命令,并宣布了新的判决:我被判处4年苦役。我不记得还有比这天更幸福的日子了!我在囚室里不停地走着,大声唱歌,对自己能幸免一死那么高兴!”

这使年轻的安娜听得毛骨悚然,但又油然而生同情、欣慰与深深的爱意。后来,这姑娘做了作家最幸福的妻子,使作家度过了最后14年创作力旺盛的岁月,贡献给了人类那么多伟大的作品。

我们是平凡人,也许感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伟大有些遥远,那么,我们再看看并不遥远的一个普通人的故事吧——

我们知道,在汶川余震不断的废墟里,倘若还有坚持了几十个小时的人活着,大约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通向死亡,一条是在与死神的搏斗中等待着救援或者奇迹的出现,不会有第三条路了。但有个叫邓清清的女孩,却在废墟中打开手电,翻开书,开凿出一条驱散黑暗,让思想安全飞翔的希望之路。当救援者发现她时,她脸上没有痛苦,没有恐惧,只有一脸飞翔的坚毅与舒展。

由此,我们不难清楚,有的人难渡生命的艰难困苦,以为艰难困苦削弱了生命的意义,于是悲观失望、甚至选择死亡,这是多么糊涂!生命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跟河水的奔流一样,艰难困苦不过是阻挡水流的暗礁、险滩和河湾,只要水在奔流,一切都阻挡不了。暗礁、险滩和河湾般困苦的阻挡只会激起生命之流更美丽的漩涡与浪花,激起“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奇景。我们为什么要惧怕、躲避人生的艰难困苦而悲观失望、甚至选择死亡呢?

生命的本质是奋斗、是挑战、是创造。只有历经了艰难困苦而不倒,生命才会更加精彩。否则,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在历尽凄风苦雨长途跋涉之后,尽管知道生命的终点仍是死亡,还是像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紧紧抓住生的每一个瞬间,用心经营着生活,实现着人生的价值呢?

在此,让我祝福历尽困苦仍活跃的生命吧,这样的生命最精彩!

                                                                                             2008.6.6.夜于美林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