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引起的风波与思考  

2008-09-30 17:32:49|  分类: 教育之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听过一位老师上《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导语是这样的:

“傅雷说:没有经过战斗的舍弃是虚伪的,没有经过苦难的超脱是轻佻的。

苏东坡说:‘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有坚韧不拔之志。’

我说:人的一生将会经历无数的挫折和磨难。面对它,我们是退却,还是勇往直前、逆流而进呢?朱光潜先生的这篇文章会告诉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们可以从中获得最有益的启示和最大的力量。”

学生因此为之一振,整节课学得主动,质疑答问十分积极。其实,我心里也为之一振,迅速融入课堂、融入课文、融入人生中去了。我在心里说:世之能育人者,不惟有园丁之勤苦,亦有战士之智勇。

这学期,就像鲁迅先生年少时在课桌上刻了个“早”字一样,我把“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作为标语挂在了高一教学区最显眼的门楼上,并有点暗自得意。我的用意是:这既可以激励学生,也可以鞭策老师,给新学期里新的师生们增添点新色彩,营造点新气象;同时,也可以作为研究性学习的一点小小尝试,期望能收到强化学生课内学习的效果。

但挂出来不到两天,风浪来了,不少人碰面便问:“这标语学生懂吗?”“好像不够通俗吧?”“合适吗?”等等,都是关心者善意地向我进言。我笑笑,也坦然作答:“学生懂的,都学过了。”“不要紧吧,会慢慢通俗起来。”“不合适吗?我事先问过几个语文老师,也问过学生,都说好啊。”我感到对方一头雾水,但也释然,隔行如隔山嘛。这点疑问或不适,就像面对一盘能吃、甚至好吃的菜,因未吃过,难免要问、要有点迟疑一样。可没想到,这居然像给错了菜,或给了不宜吃的东西一样,让不少人不适,以致终于拉起肚子来了。有领导忍不住多次打电话责问,并且规劝,劝我把这个标语马上拆下来才好。我挺着,实在不想拆下,只想当面“陈情”。而“陈情”时,领导急着开导我:“我们是什么样的学生,你还不知道么?把国歌都唱成‘快来,不愿读书的阿妹,把我们的亲吻酿成我们新的甜蜜’,你想想,这还不把‘抵抗力’想‘歪’么?”并一再坦诚,这是不少人的意见,或者说不少人有意见,这个标语易被学生想歪,易误导学生出现更多违纪事件或对抗情况。以至我一听便觉事态严重,不能不感到难辞其咎,有必要立即“痛改前非”,拆下这东西了。

所幸人是奇怪的东西,就像决意投水自毙者似的,当真要落水而了结生命的时刻,却又反悔了,大呼救命。也就是说,我忽然坚定地表示:“想歪也不怕啊,国歌照唱,这标语不也可以照挂么?”领导一听,面色顿时凝重非常,故作惊讶:“为什么?”我微笑了一下之后,也面色凝重非常,不再说了,只拿出课本替他翻开几页,递过去,意思是:自己看吧,这是新课程改革后,新编粤教版高中语文的第一篇课文。2004年7月第一版,2007年7月第6次印刷。我们要相信专家们的眼光,这不是平常条件下的眼光啊,而是总结了第一阶段课改得失之后,稳步推进并寻求突破时的眼光。

接着,我又拿出一本教学用书替他翻开,递过去,让他看看专家们选编的理由:第一单元:认识自我。为什么要认识自我呢?中学生进入高中之后,随着生理和心理的成熟,随着社会化活动的增多,个体的自我意识迅速发展了,有了渴望理解、完善自我的愿望,而这正是实施人文性浓厚的语文教育的契机。

而且,这文章编入课本以来,我还没听到一线的语文老师把它教‘歪’。他们只有教后比较一致的感言:作为高中语文的第一课,它对中学生进入高中的新起点,有很好的励志效果;它对落实新课标三维目标之一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有极佳的导向作用。同时,我也没听到学生在学习该课之后有什么不解或抱怨,更没听到学生因此想“歪”,与老师和学校对抗起来的严重后果。

还有,《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是朱光潜先生谈意志力问题的名作。有评论家认为,朱先生借用物理学上阻力与动力的原理,把物的阻力喻为抵抗力,人的意志力喻为动力,意在说明:人的动力,是个自生自发自给自足的东西,人可以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人的动可以不为抵抗力所阻止”,这是人与物最大的不同之处。人的动力越强,就越敢于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越能克服各种困难,从而越能取得成功。是可谓立意高远,写法新颖,感染力强的佳作。为什么我们会有那么多人担心学生想歪,要与老师和学校过不去呢?

顺便一提,朱光潜先生是我国现代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是我国现代比较美学和比较文学的拓荒者之一,著有《文艺心理学》《谈美》《诗论》和《西方美学史》等著名论著。我们应当有点敬畏之心吧。当然,这时代无需我们做权威的迷信者,但我们有必要做美文的欣赏者和守护者。

我把这美文的题目作为标语挂出来之前,对学生做过问卷调查:在我想要的几点上,有99%的学生打了勾;在此标语让人想“歪”上,只有1%的人打勾或弃权。而且,每遇学生不能适应这新学校的新集体、新宿舍、新纪律的种种约束,提出要调班级、换床位、甚至要退学的要求,我都在疏导后问一句:你“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了没有?学生一般都是在回答“没有”之后,不好意思再提什么,或红了脸低头走了。为什么我们会有那么多人担心学生想歪,要与老师和学校过不去呢?

我只能再一次对自己说:世之能育人者,不惟有园丁之勤苦,亦有战士之智勇。

为着“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这标语我是不会拆下来了。我的理由有如下几点:

第一,这个浮躁的社会,有些人连常识都丢了。局外人丢掉常识倒可以理解,而当局者,一个堂堂国家级示范性高中里的老师和领导们,该不该丢掉育人的常识呢?实在太不应该了。你想,“教书育人”也好,“教书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也罢,不都是常识么?哪有教师一定要挂一条学生不易或不能理解的标语、要挂一条易让学生想“歪”或让学生与教师对抗的标语呢?即使有个别学生或教师不懂或故意想“歪”,也不奇怪。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全世界挂了一代又一代人,至今仍有人想歪:炮舰才是力量,金钱才是力量,权势才是力量,等等,而世界会不会因有这样的“歪想”存在,就不挂这个名言了呢?当然不会。

第二,中国数千年专制思想的病毒,已深入到某些人的骨髓里了。即使在被视为一片净土的校园里,面对单纯天真的孩子,也没有民主平等可讲,只有管教与服从的关系。什么“以人为本”,什么“一切为了学生的发展”,什么“一切从尊重和信任学生开始”等等,都是漂亮的包装,时髦的口号,甚至是老狼披着的羊皮。那“抵抗力”给人的联想,不是老师的“高压”,就是学生的“对抗”。为什么?这与苏东坡输给佛印的原因相似。有一次,苏东坡披着佛印的袈裟问:“你看我像什么?”佛印答:“像佛。”佛印问苏东坡:“你看老朽像什么?”苏东坡大笑说:“像一堆粪。”事后苏小妹失望地告诫老兄:“你输惨了。佛印心中有佛,所以看你像佛。而你心中是粪,所以见佛印像粪。”我就想,我们的领导和老师不就是这样么?面对这标语,首先是自己想歪了,于是就说学生容易想歪;但如果自己心中装着学生的可爱,不就可以看见学生的可爱么。

第三,如此小小的一点新尝试,也生如此风波,难免让人感慨:新生事物的新生不易啊。但正因为有了这种不易,才造就了迎难而上的英雄精神。丢掉这种精神,哥伦布发现不了新大陆,而两天前的翟志刚也不可能第一次漫步太空,彰显中国人的勇气和智慧了。这哥伦布、翟志刚的精神源自哪里?我想,应该也有一行留在学校的深深脚印吧。由此,面对我们这样的环境,我们更不能放弃“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了。

第四,从这个小小风波中,不难发现咱中国人最具标志性的一种担忧:人太多了,不能动啊,一动就会乱起来了。这里的“动”是指什么?无疑是指新的举措、新的探索之类。是的,在这种超大规模的学校,仅我们一个年级就有40个班,2300多人,谁敢不以稳定压倒一切呢?但令人不解的是,国家有13亿多人口,且背着沉重的历史文化包袱,面临着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需要稳定压倒一切,这不难理解。但我们这种人数太多的超大规模学校呢?为什么没有沉重的历史文化包袱,却偏要千方百计地弄到最大,以制造各种沉重的包袱,决意把自己压倒趴下呢?我不理解。我只看到一匹驽马拉着一辆超载的大车,在崎岖狭窄的悬崖边上,时而气喘吁吁、步履维艰,时而急火攻心,多怒易暴。为什么?一所学校大了,正如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管理大约要像医生对待病人一样,不允许有一点点疏忽。一疏忽,大约就有并发症而危及生命。尤其是人太多了,问题也多了,这太多问题若有太多人动起来,怎么控制呢?必须像套中人别里科夫一样,把“千万别弄出什么乱子”挂在嘴边,以此保护套子,没有套子是不能生存的。但我们的教育能把师生都当病人,能囿于这个套子而培养出实现我们这个民族伟大复兴的人才吗?不,绝对不可能的。我只能再一次对自己说:世之能育人者,不惟有园丁之勤苦,亦有战士之智勇。

为着我们的事业,这标语我是不会拆下来了。我们必须“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啊。

                                                                                                              2008年10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