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原创】说不尽的幽兰之幽  

2009-01-02 05:48:4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我有限的观察,这网络的大海里,博友幽兰跟我一样,还属于无网不漏的一条小小鱼虾。只是幽兰有幽,比我充实得多了。

幽兰是个老师,教语文的老师,大约跟我一样,也属于老师中“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一类吧,不然不会藏在这网络草根的海洋里,认一根我这样的小草为知音。但幽兰与我不同,从她低垂的头像看,她专注着脚下的路。而我呢,却虚妄地仰望着天空。这样的差别,初看关系不大,细瞧却天壤有别。

试想,像我这样的老望苍天,别说是一只蛤蟆,就是狼,又能收获到什么呢?几十年过去,我是除了踩空,跌跤,伤痕累累,几乎一无所有。幽兰却不是,她在我这个踩空、跌跤的年龄,已埋首成一棵成熟的稻子了。她高标地教书为文,低调地交友做人,扎扎实实地走着自己的路,走在“寂静的山林”里,耕种着自己的一份生活和希望。无名无利,有苦有忧,却劲头十足。她开博不足一年,先是偶尔写写有时转载,后是不时写写偶尔引用;现在呢,不论是随笔与时评,还是小说和散文,她都在经常的娴熟的写作中了。

造访幽兰的博客之家,仿佛眼见着一只鸡蛋在孵化中破壳而出,小鸡长成了大鸡,哦,不,小鸡在向着天鹅的样子生长,小时候读了多少遍的“丑小鸭”,可望变成白天鹅了。这是网络世界的神奇之处。而更让我钦佩的是,这只介于丑小鸭与白天鹅之间的鸟,并不急于做庄子笔下的鲲鹏,她知道那样的“逍遥” 过于虚幻浪漫了,凡事是该“有所待”的,于是她只在她“寂静的山林”里栖息和盘旋。她开始栖息于高山之巅,取名高洁的“雪莲花”;大约有“高处不胜寒”的隐忧了吧,后来呢,她盘旋在深谷之中,改叫做“幽兰”,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我相信这飘着幽香的所在,定然有个瓦尔登湖的存在。

生活真的太奇妙了。正是我进一步认识了幽兰的时候,我教着《瓦尔登湖》。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了寂静山林的文章感动,还是被瓦尔登湖的魅力感染,我确实梦见过一处难忘的景致,分不清它是幽兰的寂静山林,还是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从感性的角度看,应该是瓦尔登湖的。但那个绿树成阴的湖畔,镜子般闪亮的湖中,湖中的一叶白色小舟上,居然有个静如仙女的幽兰沉思着。于是我想,这幽兰该是这瓦尔登湖的神仙了。

瓦尔登湖的可爱,不在雄奇,而在风光的秀丽。亨利. 梭罗说过,偶尔一去的人,或者没有隐居过湖畔的人,未必能领略到它深邃与清澈的魅力。于是我发誓要读它到永远了。它被一个松树和橡树的林子环绕着,清亮深碧,终年不涸。它的进水之口和出水之口并没有踪迹可寻,湖水的上涨和退落缘于雨水和蒸发。四周的峰峦从湖旁笔立而起,山上的林木葱郁。尤其让人流连忘返的是,湖有多种颜色。在晴朗的夏天,波涛起伏的时候,你在略远处望它,它是一片蔚蓝;你在极远处望它,它是一片蓝灰。而在风暴之下,它露出一片蓝黑;在白雪覆盖大地的时候,它又呈现出一片绿草的颜色了。亨利. 梭罗说,在某个春天的清晨,随着飘拂而来的蒙蒙细雨和习习南风,这儿撒落下一阵金色的春雨,打破了湖水的宁静,于是有成群结队的野鸭和天鹅在湖面上遨游了。亨利. 梭罗还说,这湖是天上露珠的升腾之处。谁知道呢?在多少部已遗失的部落英雄的史诗中,瓦尔登湖是他们的喀斯塔里亚灵感的源泉。人类最早的黄金时代,又有多少山林水泽的仙女在这里嬉戏?

我于是想,这正是幽兰的灵魂之所,或者梦想之地吧?不然,幽兰的小屋为什么叫“寂静的山林”,幽兰的身影为什么出现在湖中的小舟呢?不然,幽兰的文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精妙的语言,幽兰的心灵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闪亮的感悟?不然,幽兰的眼里为什么会有一条文学的路径越走越宽阔:从校园生活到诗国漫步、从社会观察到时评随笔和小说散文呢?

沿着幽兰的路径,我看到过一位气度不凡的网络写手走进了她“寂静的山林”,对她这山林女神将拟人的修辞手法用到极致的灵动文字大为惊讶,而后惊喜,留下了洋洋洒洒、一气呵成、字字珠玑的数千字评论。沿着幽兰的路径,我听到过她为着弱势群体的不幸或社会现实的污浊而敞开悲悯情怀的叹息,还有她笔下的老教师面对着重压暗自啜泣。沿着幽兰的路径,我不只一次两次地闻到过她弥漫在孩子们中的书卷之气,翰墨之香。在当今这个多少人为了急于成名,逆着教育的规律行事的年代,张扬炒作而尽显浮躁的年代,她主张着欣赏性教育、品读性教学。从她教育教学的思考里,我洞见了一种浸润在文化积淀中的人际互动情景,闻见了一种文而不野、趣而不俗的文化气息;发现了儒家文化的和谐,道家文化的自然,佛教文化的感悟。所谓“草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实乃她教育智慧的呈现吧。在她的课堂上,她该是一位高明的厨师,能将课文烹调成孩子们爱吃的美味佳肴,甚至连我也禁不住垂涎三尺了。

我在想,幽兰之幽到底是什么?在这个写手多而读者少的网络之海,幽兰常常在清晨给我这博友留下明亮而有力的短评,这幽该是新一天启航的第一页风帆,第一缕阳光了;在深夜里,给我这博友传递温暖而真诚的心声,这幽该是坚实的脚印,生命的果实了。此刻,在写这篇文字的冬夜,新一年开始的时候,重读幽兰已成过去的美丽文字,这幽又仿佛是一盆温暖的火。可我因火而想起北方的故乡,于是幽兰的新年问候,又是飘飞在天空的一片片洁白的雪花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我渴望出门摘一朵雪花,养在自己的心房。

哦,瑞雪兆丰年……我明白了,这说不尽的幽兰之幽,该是天地间让我欣慰的一切,该是春之使者了。

 

                                                                                                             2009年1月1日夜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