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亲人(修改连载1)  

2009-02-01 18:47:05|  分类: 新新文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读者博友们留意,这是我删了初稿,将修改稿放在了原稿的位置。 该小说估计在20万字左右。                                                   

                                                        第一章

 (这一章可跳过去不看,但看看也无妨)

有一些年了,我有了个令人讨厌的癖好:爱寻找偏僻或荒凉地方的风景。我像一只随处可活的古怪苍蝇,飞舞在所有的季节里,专叮那些类似垃圾或破壳蛋似的东西。比如去年的冬天,我从期末统考的试卷里,发现了一篇描绘“寂静的千年老寨”而得分很少的差生作文,就惊喜不已。多次打听,得知那所谓差生是一个沉默不语却会写情诗的女孩,只是成绩差点,老寨就是她村子的老寨,离学校不过两三百多公里,于是不顾他人的劝阻,寒假里一个人去了一趟。去的那天,我先乘车到一个小镇上过夜,然后鸡叫起身,翻山越岭了二十多里。

当来到这个“寂静的千年老寨”的时候,日头快要当顶,可我一点不累也不饿。我享受着山区冬日的温暖,空气的清冽。在无边的寂静中,我类似闲逛地走着,仿佛走进一个孤独者灵魂的深处,感觉她一直在期待着什么,呼唤着什么;而我又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孤独无边的世界,我也一直在期待着什么,呼唤着什么。那是什么呢?我一时说不清楚。我就这样胡乱地想着,走着。当到了老寨一看,老寨的确很老了,但说它“千年”,却又相差得太远,只能算是女孩的艺术夸张。也许女孩跟我有相同的感觉吧?我忽然得到些温暖。我走在如此寂静的群山当中,看见有那么多小山环抱的小平地,平地的边边角角有那么些绿树掩映的农舍,鸟鸣狗吠,炊烟袅袅,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烟火、果子或饭菜的清香,真有些羽化成仙的感觉。女孩作文中描绘的“老寨”,其实只是三五间没有人住的空屋,没有一丝历经千年的青砖碧瓦和亭阁回廊之类,只有一片乌黑的老瓦和斑驳的老墙。泥墙空屋上隐约可见几块疮疤似的语录。现在,这屋子门窗紧闭,屋门前的石阶下布满了青苔,倒伏着枯草,似乎很久没有人住了。全跟女孩描绘的一样:荒凉而凄清。我终于有点累了,坐靠在屋前溪边的一棵古槐树下,避着当顶的太阳,听着不远处一老一少交替唱出的歌声,是那么纯净而苍凉,深情而寂寞,我的心静下来了。我看看倒映着蓝天白云的溪水,忍不住捧喝了几口,感觉格外清甜,于是再伸出脚泡了一泡,躺下歇息了一会儿。

忽然,有个男子提着渔网、木桶从屋旁的池塘边走来。我也起身朝他走去。他大约也在一边走一边倾听那一老一少交替唱出的歌声,没有注意到我。我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显然有点惊讶的神色,定定地看了看我,我也认真地看了看他:他穿着黑皮夹克,戴着变色眼镜,身材高大,腰背挺直,不易看出年龄;再细看,他一头浓发有了不少白丝,我比他只稍矮了一点,可看到他头顶上有一块毛发稀疏的头皮,但他天庭饱满,浓眉直鼻,留着鲁迅式胡须,英气逼人,仍然看不出他的具体年龄。我正愁不知怎么样叫他,他主动热情地跟我说话了:

“远客啊,到屋坐、喝杯水吧。”他边说边走向右边的一间独立的偏屋。

“您是这家的主人吧?”

他笑一笑说:“哦,我没有家的。要说这屋,我不是主人,又算是主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有点面熟。”

 “这是怎么说呢?”

他哈哈一笑:“我想起来了。去年的五月份,在市里召开的一个高考语文研讨会上,你的发言十分精彩,我是为你鼓过掌的。那时,我是县一中的高三老师,没有人安排我发言,我只能坐在离你较远的一个角落里。你那时虽是一个很边远县城中学的老师,但很有见解。你姓沈,是沈老师,对吧?我姓丁,叫一山,就叫我老丁吧。”

我惊讶不已:“你就是丁一山,丁老师?我是看过你多篇发表的文章的,好文笔,还有一个封面的潇洒照。”

他满不在乎地笑道:“别提了,没什么用的,不过是几篇散文随笔,又不是教学论文。当然啦,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几年前还可以被你称之为潇洒的人,转眼间就变成为这么一个满脑壳白发的老头子啦。哈哈……沧海桑田啊,变化太大了。其实,我这人又是最没有变化的,这辈子就只钉住了一山。这山是蜿蜒了上千里,一半在老家,一半在这里。与山有缘啊,这辈子我是无法动,也不想动了。你不觉得这山里也不错,挺好的吗?”

我连连说:“是不错,挺好,挺好的。你咬住青山不放松,佩服,佩服!”

他仿佛很满足似的点燃了一支烟,狠吸了一大口,吐着升腾飘散的蓝黑色烟圈,微笑起来:“今天,我请你去学校里吃午饭吧。附近的学校,你刚才来时可能见到了的,两栋两层的老楼房,一栋建了六十年了,一栋也有五十年。还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呢。她先是一所不错的完全中学,考起过重点的大学生;后来并校撤校,办成为初中,质量也在全县数一数二。现在成为戴帽的初中,明年这帽子就不戴了,初中都撤并到镇上去,我还得学教小学呢。”他猛吸了一口烟,又自言自语说:“我倒不怕,只是学生上学更加远了苦了……”

我听得心情沉重,一声不吭,他就转过话题,呵呵一笑,把木桶拖过来看一看鱼,然后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捧出蜜橘和一种台湾品种的番鬼荔枝,并把这荔枝先剥开了一个递给我,自己也吃一个,吃完后又请我吃,待我不吃了他站起身,做了个也请我起身的手势,边走边神采飞扬地说:

“你一定饿了,走吧,这木桶里的两条大鱼,有一条是给你准备的。”

我笑说:“那还一条给谁准备的呢?”

他笑容灿烂地说:“送学校附近的一户人家。就爷孙俩,爷爷常给我送菜吃的,孙子叫云月,是个高个儿大眼睛的漂亮女孩,每次放假后就到我这儿借书,还跟我讨论写诗写歌词呢。你听,她在唱歌——”

“亲人啊亲人你可听见

我轻声的呼唤

门前小树已成绿荫

何日相聚在堂前

啊……嘿……. ”

接着爷爷唱:

“明月照窗前

一样的相思一样的离愁

月缺尚能复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一海相隔难相见

啊…..嘿……. ”

再又是女孩唱:

“亲人啊亲人我在盼

盼望相见的明天

鸟儿倦飞也知还

盼望亲人乘归帆

啊…..嘿……”

……..

爷孙俩的歌声如泣如诉,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我。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没见过那个爷爷,但听出他是个充满了忧伤、哀怨、孤苦的老人。丁老师大概经常听到他们的歌声,有点不以为然,只是告诉我,爷孙俩唱的是《彩云追月》,女孩音质清纯,很有前途。我一时不知要问他什么,只听他说。他走在我的前面,忽然回头盯着我问:“她不是在你们学校读书么?”我一愣:她的歌也唱得这么好哇?连忙说:“是的,歌声是不错,只是成绩差点。”

他大声地说:“成绩差点?她现在是高一,到高二就让她进音乐特长班嘛。将来,说不定,她还是一个歌唱家或者诗人呢。”

我说:“也许,也许吧。我这次来,就是看了她写的一篇考试作文。”

他忙说:“哦......那现在也叫她过来吧。她也很爱吃我这鱼的。对你说吧,人家的池塘是死水,我这池塘是活水,山上有一条泉水流入了池塘。你吃了就会知道,我这鱼可是天下第一,没有腥味,你在城里很难吃到。如果你高兴,愿意在我这里多玩几天,我保证你天天吃上这天下第一的鲜鱼。还有你刚才尝了的蜜橘和番鬼荔枝,是我自己树上的东西。我包种了一个山头的果树。如果小学也撤了,我就做果农。”说到这里,他自嘲地苦笑了一下,又兴奋地说:“今年有吃的,够你今天吃;只要风调雨顺,明年丰收,欢迎你还来我这儿看看。”

我很感动地说:“丁老师,你的热情,也该是天下第一了。”

他嘿嘿嘿地笑起来。我郑重地说:“以后,不论是丰收的时候,还是没到丰收的时候,我都会来的。但这次我只计划在这里玩上一天,下午我要赶到有班车的镇上去。”

他停下来,扭过头严肃地说:“你一定要这么快就走吗?好吧,吃了中午饭,我陪你到镇上去,边走边聊,走路不累。”

于是,就在这个温暖冬日的午饭之后,在树枝间洒满了阳光的山路上,丁老师给我讲述了女孩所描绘的这个“寂静的千年老寨”与他亲人的故事,也是他自己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59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