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架飞湖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亲人(修改连载5)  

2009-03-08 11:48:32|  分类: 新新文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我忘记了病痛,不晓得哪来的力气,坐起来愣着,愣了很久。香雨也不说话,也跟我一样愣着,愣了很久。我看她披头散发,一脸的疲惫,就要她去洗个脸,她不动;要她喝杯水,自己去倒,她也不动;要她坐,把那把椅子上的书搬开,她还是没有动;我就一边扭头找缸子一边问她这些天去了哪里,为什么这时候回到学校里来,她才一边去到水给我,一边流着泪低头说:

“老师,你病了?我很对不起你……..”

接着她断断续续地讲了点她这些天出走的经过。

那天傍晚,她继父虢九贵在校门外的街上看到了她,说给她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工资很高,一定要她去看看,并指着停在街上的一辆货车,要她跟他上车。她觉得自己成绩不好,不可能考得上大学,读也白读,就跟他上了车。刚上车,客车来了,她就突然感到坐这个货车可能危险,于是马上下车,去坐客车。她继父虢九贵想要拉她,没有拉住,也跟她下车上了客车。

说到这里,香雨又停住不说了。

我就问:“你去看了合适的工作吗?”

“看了。”

“什么工作?”

“到一个酒店里。”

“做什么?”

“服务员。”

那时候,酒店业才刚刚兴起,就我所知,确实有辍学的农村女孩去了酒店才半年或者几个月时间,就给家里修起了一座让人羡慕的漂亮楼房,人也烫发画眉变得格外时髦摩登了。

我就问:“你怎么没做又回到学校里来呢?”

“…….”

“不满意吗?”

“…….”

“你回到学校里来,你继父晓得吗?”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会不会又来找你呢?”

“……..”

“香雨,我希望能够帮帮你,但你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你那天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走了呢?”

“老师,我对不起你……”

“为什么呢?”

“那天我来不及告诉你,后来想给你打电话的。”

“为什么没打呢?”

“…….”

“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

“香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还小,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我希望你的一切能重新开始。你妈妈说,你以前成绩非常的好,爱读书,也读了很多书。你很疼妈妈,洗衣、做饭都是你。你聪明,开朗,有爱心,也有不错的基础。我相信你应该有信心,对吗?”

“……”

“好吧,你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告诉我。”

 一个星期之后,我打开办公台抽屉,发现一本小说的底下,压着一本有野花野草图案的黑色胶皮本日记,打开一看,不觉一惊,是香雨的。我这才了解到香雨出走之后的一些重要细节。

香雨能回到学校里来,可以说得到老天爷关照,她在那酒店里遇到了她初三时候的一个同学。这同学就做着那酒店的服务员。同学的变化差点让她认不出来:圆圆的脸变成为长脸,苍白得像一张白纸。才十四五岁,身体就松松垮垮,疲惫得不成样子。她悄悄地告诉香雨:什么服务员啊,不过是为男人坐台服务的小姐。小姐的工作,就是坐在那里,等男人挑去了陪喝酒,陪跳舞,陪睡觉。说白了,就是做娼妓,让男人们玩,玩得高兴了,抛给你一点小费。这就是你继父所说的合适的工作,很高的工资。这工资要多,你就得多满足一些财大气粗的臭男人;这日子要平安,你就要能缠住一些官大有势力的老主顾。尤其是,你能陪男人喝、陪男人跳、陪男人睡还不行,还要让男人在你的身体上揉揉捏捏,甚至用烟头火烫,给他们“吹箫”,把他们那东西吹粗,吹长,吹得他们舒服了才行。有时候例假来了,疲倦得想死,你也要这样子挣钱,即使你不要这臭钱,但酒店的老板要,酒店的收入高过你的命,你跑不掉,就得把命豁出来陪客…….

这同学边说边抹着眼泪,把男人在她遍身捏烂、烫烂的伤口给香雨脱出来看,说她实在是受不住了,正在等机会逃走,于是香雨也哭了。她不晓得香雨在来到这酒店里之前,也被她继父捏烂和烫烂了好多处。香雨的眼泪与她的眼泪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在香雨的日记里仔细地看,发现香雨的日记中也有泪水的痕迹。但是我没有看到香雨从虢九贵手里逃出的文字,就约她到校旁溪边的柳树下坐了一个下午,直到天黑。她起初看着我,只是听我说;后来说了些,又伤心地问我:

“老师,你不会鄙视我,讨厌我吧?”

我说:“怎么会呢?这世上,没有谁的成长一帆风顺。你把一切都说出来吧,说出来了心里就轻松多了。”

她直直的盯了我一会,又低下头,或抠出草里的石头丢进水里,或扯着地上的乱草抛到空中,一字一顿地说:

“我好恨,好恨那个老东西。我好恨,好恨我自己……”

我也把手里捏着的一块石头扔进水里,看着残阳平铺的溪面溅起血红窟窿的一圈波浪,待波浪平复之后说:“香雨,你是受害的。在我的眼里,你仍然是清纯的,美丽的。别再跟自己过不去。这次你能够平安地从外面回到学校里来,应该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现在,我多想听听你的心声,希望你忘掉过去,一切从头开始。”

她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在暮色中沿着溪流一边走一边说:

“我现在没办法忘掉过去。我离开学校的那些天,老东西每天晚上都在我的房间里磨蹭。有一天晚上,他拿了两瓶二锅头酒到我房间里喝,要我陪他喝,我才喝了一小杯就醉过去了……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像死猪一样地睡在我身边,如果我有刀,那晚我就先杀了他,然后杀了我自己。”

说着,她的泪又流下来了。我掏出手绢给她擦。

我说:“香雨,还活着就好,活着才有希望。有个诗人说,即使不幸是无边的黑暗,希望只是一点微弱的亮光,它驱散着黑暗,也比刀子更有力量。以后千万别干傻事了。”

“…….”

“你到底是怎么回学校里来呢?”

“第二天晚上,我主动请老东西喝酒,到街上去喝。他是个酒鬼,就高兴地陪我去了。喝酒前,我给我同学说了,要她带几个人到我喝酒的地方去,陪我喝,于是他们就去了,他们和老东西喝,把老东西灌了个烂醉,我才终于逃脱了。”

“……”

“我不是夜里才回到学校里来的。我那天夜里到你的房间里去,是很想见到你,但又怕人看到。我一回来,就有人告诉我,老师你一直在打听我,找我,你病了好几天了。老师,我对不起你……我出去这些天,总是想到你,一直想给你打个电话,可是老东西跟着,不让我打。老师,我对不起你……”

“……”

“我一直感到好孤单,好害怕。你过去也有过孤单、害怕吗?”

“当然有过。但不一定都是坏事。”

“为什么呢?”

“古今中外,那些历尽苦难和不幸,但终于找到了幸福或得到成功的人,很少人没有孤单、害怕的经历。我很喜欢一个奥地利大作家卡夫卡,他就是在孤单、害怕中渡过了一生。”

 “你有他的书吗?”

“有。”

“……”

“他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但我不是一开始就喜欢上他的。我先喜欢法国的巴尔扎克。我们高中的语文中选了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他的拐杖上刻着‘我将粉碎所有的障碍’。”

“这当然好。但谁可以做到呢?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于是我就喜欢上卡夫卡。卡夫卡的拐杖上刻着与巴尔扎克相反的一句话:‘所有的障碍将粉碎我’。”

“这话让我好害怕。我觉得所有的障碍粉碎我,我才多次想去死…….”

“你错了,香雨。卡夫卡可不是你这样想。”

“他能怎么想呢?”

“这世上,不论是谁,你无法选择生活,只有生活选择你。但如果你保持着一颗追求自由美好的坚强的心,学会改变自己,你就会在残酷的生活粉碎了旧我之后诞生一个新我,到达一个新的境界。如果生活不断地粉碎你,你在不断被粉碎中不断到达更新的境界,你就是一个极优秀、甚至是伟大的人了。”

“…….”

“这就是说,你无法改变命运,但你可以改变对命运的态度。态度决定一切。”

“……..”

“比如,在我的眼里,不是有多少个不幸毁灭了你,而是你在多少个不幸中勇敢地走到了现在,一次一次的不幸磨砺着你,使你更坚强了。而且,你经历了这么多不幸,你对幸福一定会更珍惜、更向往了。你不仅不会变丑,而且会变得更美。”

“…….”

“这与我们常说的‘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或者‘不经风雨不见彩虹’的意思有些类似。”

“…….”

“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她回过头紧盯着我的眼睛,眼含泪水,点了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